3
衡阳保卫战的相关著作
6.1 衡阳保卫战泰山军十三烈士墓

泰山军十三壮士墓

是国民军第十军28团3营李若栋手下的官员,于1945年3月中被杀害。现葬于湖南省衡阳市衡南县,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泰山军”之名缘于1939年夏,国军第8军在军长李玉堂的率领下,参加武汉会战的南浔线战斗,因战功卓著,李玉堂被蒋介石授予华胄勋章,指挥南浔作战的薛岳则赠送第8军“泰山军”锦旗一面,“泰山军”之名由此而来。第一次长沙会战后,李玉堂调任第10军军长,“泰山军”之名也随之被带到了第10军。

据悉,1944年6月23日至8月8日的衡阳保卫战,中国陆军第十军(泰山军)与日军在衡阳激战48天,最终,泰山军许多官兵因弹尽粮绝被打散。第十军预十师28团3营李若栋营长率残兵到花桥,成立衡阳东乡收容所和湘南行暑指挥部,组织“泰山军游击队”开展游击战。1945年5月敌伪分子挑拨地方民众与收容所士兵关系,发生大规模枪战,先后十三名战士牺牲。李若栋营长将泰山军十三名烈士安葬于衡南县花桥镇竹镇村易家湾,安排三营战士梁守好(浙江丽水人)现改名谢治义守墓至今,有墓碑、墓志铭和挽联记载。

“衡阳保卫战泰山军十三烈士墓”是目前最早的一处有墓铭和相关见证人的衡阳保卫战第十军烈士基地,对于研究衡阳保卫战和抗战文化,具有非常高的历史价值。  

  花桥“泰山军十三壮士墓”碑铭

  (原文照录,由民革衡阳市委秘书长范林作断句)

  虾夷猾夏,举国同仇,逯迫衡阳,师达卅万,本军奉命固守,全体誓以身殉。鏖战五旬,歼寇三师,不徒敌胆为寒,鬼神亦为饮泣。方之史丹林格勒之役,艰难不知万几。虽弹尽援绝,致陷城中,犹不为敌所屈。毅然突围东来,为保国家元气,用是设所收容,期再杀敌,还我河山,一点丹心,可质天日。承湘东士绅爱护,行署廖公补给官兵,得以戮力保卫地方,军民相安无事。谁料三月初,罗国璋接长行署,别具野心,排除异己,停发给养,制我死命,任意摧残,遂其诡随令之?然在墓者,均遭暗杀之袍泽,其中钱军需向璋请粮,被害尤惨。复敢甘为戎首,三月文日,倾巢围攻本所,企图一网打尽,以快其私,幸天夺其魄,被我击溃,民害未清,犹有余憾。呜呼,大敌当前,阋墙之诫,璋竟充耳无闻,倒行若此,心尚可问乎?爰记之勒石,以明忠奸之判,而慰壮士之灵。壮士者谁?江苏钱海文,龙游雷鸣荣,西平夏得河,湖北萧石安,永嘉包岳鹤,山东吕鸿轩,广西王得文,诸暨江士英,安徽岳时提,湖南罗和喜,河南马森林也。

  上饶 郑华轩 撰书(郑华轩印章)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五月五日

  泰山军衡东收容所 李若栋 谢业彬暨全体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