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衡阳保卫战的相关著作
3.32 1944梦断衡阳城

作    者:吕晓勇 江圣

副 标 题:衡阳保卫战影像全纪录

                   -中国抗日战争战场全景画卷-31

出 版 社:长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7月


内容简介:

    本书兼具纪实性、文学性、史料性,全方位、多视角、全景式地记述 了1944年衡阳保卫战的全过程。此役,中国陆军第10 军抗日官兵孤军守城,击退日军三次大规模的进攻, 坚守衡阳47天,震撼中华。书中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 图片,让读者*加直观地了解这段历史。


此书为地方文献,如需获取请到衡阳市图书馆查阅!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已接近尾声,黎明即将到来。 

    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出现重大转折。苏德战场,斯大林麾下的勇将们已经开始实施彻底粉碎第三帝国的“十次打击”。 

    美英两国则着手开辟欧洲的第二战场,1944年1月21日夜,美国第5集团军和英国第8集团军在意大利安齐奥登陆,与此同时“诺曼底登陆”也进入倒计时状态。 

    太平洋战场,1944年1月至2月间,美国陆海空军攻占吉尔伯特群岛后,兵锋直指日本太平洋国防圈前卫线东侧的马绍尔群岛。这是美军第一次攻入日本领土。美军凭借强大的火力优势,以牺牲2200人的代价,彻底击垮了抱定“玉碎”信念的守岛日军,这条控扼太平洋正面的防线被最终突破。东条英机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太平洋绝对国防圈已被撕开了一个无法缀补的缺口。自此,美国海空力量得以深入太平洋中部。 

    太平洋战场的接连挫败,引发了日本最高决策层的警觉。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岛国,为获得稳定的资源供应必须建立牢靠顺畅的海上交通线。为此,“大和民族”已经付出了几代人的艰辛努力,海上运输线毫无疑问是日本的“生命线”。1941年日军之所以用近乎赌博的偷袭行动进攻珍珠港,就是为了彻底摧毁美军太平洋舰队,维护其海上运输线的安全,保证海洋扩张既定战略的实施。但日本完全低估了美军的战争耐受能力,美军迅速恢复了太平洋战场的军力,并且稳扎稳打,节节推进,将战线一直延伸到了中太平洋。 

    战局发展到这一步,日军大本营不得不面对一个他们最不希望出现的局面――在太平洋战场失败的情况下该如何坚持 

    “长期战争”? 

    ENTRY:

    诺曼底登陆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重要的战役之一。1944年6月,参加大规模的登陆战役的盟军将士多达287万人,而德国法西斯只有60个师,每个师平均不到9000人。6月6日,盟军2395架运输机和847架滑翔机,载着3个伞兵师,向法国境内实施空降。英美数千架轰炸机猛烈轰炸预定登陆地点,海军舰只用重炮轰击德军沿海阵地。从清晨6时半起,盟军先后在法国诺曼底五个滩头登陆。8月25日,参加盟军的法国第2装甲师进入巴黎。至此,诺曼底战役胜利结束。 

    海上交通线既失,陆上交通线变得尤为重要。 

    1944年5月《广西日报》即发文指出: 

    美国海军恢复和发展得那样快,到现在竟已威胁日本所有海上交通线,将使它的“大东亚共荣圈”变成一个拦腰被截断的长气球。敌人最爱称他们的交通线为“输血管”,这比喻现在反成了对于他自己的讽刺。对于他那浮肿的大帝国,动脉的硬化或截断将是死症…… 

    面对这种威胁,日军挽救输血管绝症变成了首要的任务。日本已不能再通过沉重打击美国海军而确保海上交通线,则唯有尽其所能地为业已受伤的肢体去另找一根输血管――打通陆上交通线。 

    对此,日军决策层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有人曾作过这样的比喻:一个国家就像一条船一样,船上有船长、枪炮长、轮机长、航海长……这些人都是不可缺少的,但是不能没有冒着风雨站在桅杆上的嘹望者,给全船的人发警讯、鸣警笛、敲警钟。为了保证船的安全,他必须站在桅杆上,拿着“千里眼”看什么地方有冰山,什么地方有暗礁,什么地方有风暴…… 

    真田穰一郎,日军参谋本部作战科长,不愧为这样一位手握“千里眼”、发警讯、鸣警笛、敲警钟、冒着风雨站在桅杆上的嘹望者。早在1943年,美军攻占南太平洋瓜达尔卡纳尔岛时。真田穰一郎就预见到了日军可能丧失太平洋制海权的危险,并对战局进行了全面、细致、耐心的研究,最终提出在难以扭转太平洋总体战局的情况下,日军如能在中国大陆占有牢固的立足点,与东南亚战场声气相通,则足以支持帝国的长期战争。为此,真田向时任总理大臣兼陆军大臣的东条英机提出了建议:打通大陆交通线。 

    日本东京总理大臣官邸。昏暗的灯光下,东条英机神色凝重,扫视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真田穰一郎和服部卓四郎,好像要从他们的脸上读出些什么。最后,东条的目光落在了桌上的一叠用牛皮纸信封装裹起来的厚厚文件上,信封上赫然标示着红色大字:绝密! 

    东条英机,1884年12月30日出生在东京山手区青山一个军阀之家。其父东条英教乃日本陆军大学首届毕业生,由一名下级军官最终晋升为中将,曾作为大本营高级参谋参与指挥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和1905年日俄战争,号称陆军军部里屈指可数的战术家。其晚年所著兵书《战术麓之尘》被誉为日本陆军宝典。东条英机就是在这样一个极端崇尚军国主义思想和武士道精神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 

    东条英机效忠日本天皇,狂热地鼓吹对外战争,加之他精明强悍,独断专行,强调“闪电”效率,因而赢得了“剃刀片”的绰号。东条英机的这个诨名恰如其分,“剃刀片”准确描述了他那苛毒易怒的性情、敏锐的军事头脑、尖刻的舌头……但不论怎样,“剃刀东条”在日本军界的地位一路扶摇直上。 

    1924年东条英机晋升中佐后,升任陆军省军务局的高级科员。1928年8月,晋升大佐,次年担任步兵第1联队队长,不久任陆军省参谋本部课长。“九?一八”事变中,东条英机充当侵华战争急先锋,积极策划侵华阴谋。 

    1933年,东条英机晋升陆军少将,任军事调查部部长。1935年9月,出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兼任关东军警备部长,为军内统制派首领,从此踏上了飞黄腾达之途。在此期间,他充分施展雷厉风行的铁腕,大搞“强化治安”、“整肃纲纪”,对中国东北民众实行恐怖的宪兵和警察统治,他的爪牙赢得了“东条宪兵”的恶名。 

    1936年,日本的“皇道派”青年官兵发动“二?二六”兵变,日本朝野震撼,作为“统制派”的东条英机却抓住时机,以“整肃纲纪”为名,通过排斥“皇道派”,独揽陆军大权,同时以此次事件来要挟元老重臣和工商巨头,操纵日本政局。1936年12月,东条英机晋升为陆军中将,次年3月,又出任关东军参谋长这一要职,成为掌管数十万侵华精锐武装的核心人物,从此拥有了实施其法西斯侵略计划的资本。 

    P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