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衡阳保卫战的相关著作
4.10 湖南抗战老兵口述录(上下)







作    者:  湖南图书馆

出 版 社:  湖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3-05-01



内容简介:

      湖南图书馆编的《湖南抗战老兵口述录(上下)》口述者主要是国民革命军下级军官和普通士兵。在抗日战争中,以国民党军队为主的正面战场和以共产党军队为主的敌后战场相互依存,相辅相成,共同抵御外侮。没有正面军的英勇抗敌,没有广大的敌后战场的牵制和减压,中国抗战事业的最终胜利就很难实现。毛泽东曾说:“八路军的这些成绩从何而来?……没有正面主力军的英勇抗战,便无从顺利地开展敌人后方的游击战争。”当然,如果没有敌后战场牵制日军大量兵力,正面战场付出的牺牲必将成为惨重。湖南在抗日战争期间曾经发生过长沙会战、常德会战、衡阳会战、湘西会战等数次大会战,日军数次欲攻下湖南均告失败,战事绵延六七年之久,投身抗日的湖南人是不计其数。

       70多年前,他们还是意气风发的青年 ,转战三湘大地,为了中华民族的存亡抛头颅、洒热 血;70年后,他们大多风足残年,病痛缠身……老兵们的口述,还原了历史真实,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民族在烽火中的隐忍和抗争。他们,是中华民族抗击侵略,实现家国复兴的时代群像。
      《湖南抗战老兵口述录(上下)》由90位湖南抗 日老兵的真实口述组成,从老兵个人的视角,讲述抗日战争的惨烈、悲壮和残酷,从而反思战争。同时本书辅以抗战相关背景史料、事件细节史料等小贴士,补充和丰富口述内容,尽可能真实可靠地反映抗战历史。本书稿是珍贵的抗日战争民间历史资料。


精彩书摘:      

       口述一

      人缅作战中,我们工兵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我生活在长沙的麻园岭、通泰街、楠木厅一带。日军侵占南京,大量军队撤到长沙,黄埔军校也迁出南京,经九江、武汉、 铜梁,到达成都,沿途在各地招收14、15两期学生。


       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热情感召下,我当 时就去投考黄埔军校。我那期是第14期,结果就考上 了。我在广西桂林当预伍生一年。后来日军飞机轰炸 ,炸毁了校舍,2000多的学员中派出300余人去零陵 陆军工兵学校学习,我是其中一名。学成以后,以黄 埔第14期工兵科学员身份毕业,被编人第5军工兵团 任排长。第5军是当时全国唯一的机械化部队,有装 甲兵团,汽车、摩托兵团,重炮团,装备精良,被誉 为“铁马雄师”。我们工兵连的任务主要就是负责炸桥、修路、挖地道、爆破等工作。整个抗日战争期间 ,我参加的战役主要有昆仑关战役、人缅作战等。


       1939年11月,为了彻底切断中国抵抗的西南补给路线,侵占南宁,日军投入了第5师团和台湾混成旅团,约两万余人的兵力。那时,我们的军长是杜聿明 。11月15日,日军在钦州湾登陆,杜聿明军长急令 200师600团由汽车输送南宁,掩护主力集结。24日,日军在空军掩护下侵占了南宁。我所在的工兵连随着600团,奉命阻击敌人北进,部队立即进抵宾阳和南 宁北郊,在城郊与日军的12旅团展开了一场血战。


       日军的兵力是我们的数倍,600团虽然是仓促应战,仍沉着地击退了日军多次进攻。11月25日拂晓, 600团团长邵一之发现日军向己方迂回,亲自率领第1 连向敌人发起冲锋,使敌人腹背受攻。邵一之虽然身中两弹,仍坚持指挥战斗。不幸的是,后来又中第3 弹,壮烈殉国。600团与日军激战了两天两夜才撤回 。


       12月4日,日军第21旅团侵占桂南战略要地昆仑关。经过周密的部署,18日,杜聿明军长下令发起总攻。正面主攻部队是荣誉第1师,师长是郑洞国。在 战车、炮火的掩护下,我军对昆仑关的日军阵地进行猛烈攻击,当晚占领了昆仑关。不过到了19日,日军凭借大量飞机掩护进行反攻,昆仑关又被夺去。双方争夺得很激烈,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部队伤亡很厉害。


       28日,荣誉第1师3团奉令强攻界首高地,这是一场重要的攻坚战。界首高地位于昆仑关北,是日军最坚固的据点。当时敌人的飞机在上空盘旋轰炸,敌人的碉堡两侧射击火力密集。为了摧毁日军的火力,我们工兵连必须尽快将其爆破。深夜里,我率一队工兵摸到敌人碉堡后头,接近敌堡,用手榴弹塞进敌据点 的枪孔里,日军狡猾,反将其扔了出来。我们又用炸药包突袭,点燃导火索很短的炸药包,一丢进去就爆炸,这样才攻破了敌堡。随之,一旁等待的步兵马上发起冲锋,与日军展开了一场肉搏战。这一仗我军全歼守敌,29日上午攻克界首高地,其余各师乘胜先后攻克昆仑关侧各据点。12月31日,我方第三次登上昆仑关,关里的日军精锐之师——“钢军”主力第21旅团就成了瓮中之鳖,只有等着挨打了。


       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首次以攻坚战打败日本“ 钢军”的光辉战例。日军第5师团第12旅团长中村正雄被击毙,该旅团班长以上的军官死亡达85%以上, 士兵死亡~4000余人,被俘虏的100余人。我们第5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全军阵亡3400余人,600团团 长邵一之、团副吴其升壮烈殉国。


       1941年12月23日,日军派出首批54架飞机猛袭缅甸仰光,企图侵占仰光。1942年3月8日,仰光沦陷, 驻缅英军军心涣散,没怎么打就撤退了。早在2月16 日,我们第5军第200师即受命即日起程入缅,深入同古一带直接增援英军。


       3月1日,人缅视察的蒋介石在腊戍召见了第200师师长,命戴安澜率200师为先导,火速到达同古,占领阵地。同古是位于缅甸首都仰光至曼德勒铁路线上的第一大城市,是曼德勒的重要屏障。3月8日,200师孤军深入,到达同古,阻击日军北犯,掩护远征军主力在平满纳附近集结。


       我所属的工兵团和摩托化骑兵团,随200师一起首批到达同古。一到同古,我们立即构筑工事准备迎敌。19日清晨,日军第55师团12联队搜索队约500人 ,坐着汽车进入了200师的伏击圈。当时日军摩托车队行至皮尤河大桥上,我们工兵团立即实施引爆,使得全桥瞬间陷落。骑兵团随即以猛烈的火力对日军发起攻击,日军四散溃逃,遗尸300余具。这次前哨战 ,是日军侵略缅甸以来的第一个失败战斗,大大挫伤 了日军的威风。


      皮尤河首战告捷,200师主力占领同古及锡唐河 大桥等外围要地。我们工兵团日夜加紧赶筑防御工事 ,因为大家都知道接下来必有一场恶战。到3月25日 ,日军第55师团便倾巢出动,从南、西、北三个方向合围同古,同古会战进入胶着状态。而日军的后续部 队第56师团这时候也在仰光登陆并增援同古。算起来,日军的兵力是我们的4倍。200师顶住4倍于己的敌兵,全力死守,牢牢守卫住自己的防御阵地。我们在同古坚持了5天,日军还连续3天投放大量毒气到碉堡里来,我们很多官兵都中了毒气,咳嗽不止。形势危急,但我们浴血拼搏,为远征军主力集结赢得了10天时间。我们工兵连多次参加战斗爆破,同古大铁桥就是我带着一队工兵掩埋炸弹,把它炸毁的。


       由于日军增援的兵力越来越多,200师将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因此,杜聿明军长命200师放弃同古 。30日拂晓,全师主力安全渡过锡唐河。


       1942年4月,西线驻缅英军全面溃退,东路远征军第6军被日军击败,平满纳会战的战机丧失。那时候,盟军一方的指挥很混乱。中、美、英三方并不是非常配合。第5军腹背受敌,5月8日,日军侵占密支那,切断了远征军主力归国的交通线。第5军被迫折人缅印边境的野人山区,有些转移到印度。


       我那时任工兵团副连长,率工兵加强排,护卫远征军司令罗卓英。我们轻装简从,经过14天的跋山涉水,抄小道率先到达印度边境英花尔(音)。随后, 我又被派进人野人山,在一个小山包上设立兵寨,建立空投标志,方便盟军飞机投下大米,罐头、饼干等食物,接济由缅人印的官兵。在野人山的经历我现在想起来内心都无法平静。因为在那山里,中国远征军实在太惨了。野人山一带密布着热带丛林,为了方便部队行进,一些战车、大炮及重型武器等都被抛弃炸毁在丛林外。

那时正是雨季,大雨倾盆。原始森林里密不透风 ,十分潮湿。蚊子、蚂蟥、各种小爬虫遍地都是,蚂 蟥吸血,蚊虫叮咬。各种瘟疫、疟疾大肆流行。再加上野人山是没有开发的深山,几乎没有人烟。部队给养不足,粮食断绝。所有军马吃完后,官兵们不得不以草根、树皮和芭蕉根充饥,吃完后又腹泻不止,浑 身无力。夜晚宿营时,砍伐树枝扎成棚子,做成简易的床架胡乱凑合一下。各人用随身携带的刀具对付野兽。每个人身上的衣物很少,还要勉强脱下来当被子盖,用来遮风避雨。结果不但不能遮挡雨水,反而让蚂蟥顺势沿着树枝爬上来吸吮人的鲜血。手指那么大的蚂蟥,不知不觉爬到身上,甚至钻到耳朵里,一下子就有十几条,略微觉得有点痒才能发觉蚂蟥在吸血 。那条件恶劣得真是无以复加。一路上病死饿死的官兵到处都是。在野人山,平均每华里就有2至3人倒毙路旁。雨水浸泡,全身浮肿,无人收殓,惨不忍睹。


       走出来的官兵也都是三三两两相互搀扶着,满脸病容 。有的人走着走着,一倒下去就不能再醒来。数以万 计的抗日健儿就这样殒命于原始丛林中,令人痛心。


       走出野人山后,部队在印度的兰姆伽集结,由美国军官训练,改编为中国驻印军。第二次人缅战斗, 1943年在滇西发起反攻,我也投入其中,亲历了松山攻坚战、腾冲巷战等历史事件。


        1949年,我回到长沙,曾任人防办地下茶厅主办会计。1992年起,我退休在家,安享晚年。


图书链接

《湖南抗战老兵口述录(上)》

《湖南抗战老兵口述录(下)》

此书为地方文献,如需获取请到衡阳市图书馆查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