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视频


《罪与罚》的情节主线是一个贫困的大学生拉思科里涅珂夫杀死了一个女高利贷者及其妹妹以及最后自首,它所涉及的主要问题是:极少数特别优秀的人是否内心有权利做某些通常道德上被禁止的事情?他们是否可以凭自己的良心越过那为一般人所设的界限?他们可以成为规则的例外吗?假如他们成功的话,他们借助于随后成就的丰功伟业,随后所做的成百上千的好事,是否能把这一桩开始的罪行轻轻抹去?这是涉及到个人行为的道德问题。

拉思科里涅珂夫抑郁寡欢,贫居在彼得堡一个窄小的房间,他原在法律系就学,因交不起学费而被迫辍学,现在靠母亲和妹妹从拮据的生活费中节省下来的钱维持生活。他已经很久没有交房租了。近来,房东太太不仅停止供给他伙食,而且催租甚紧。他经常典当物品,换得金钱以勉强度日。掌管当铺的老太婆为人吝啬,只付极少代价来收购学生们典当的物品。拉思科里涅珂夫认为老太婆贪婪有罪,乃"替天行道"。以斧头砍死她和她那无意间目击现场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并拿走珠宝与钱财,而且凭借极好的运气离开的现场。

过程与细节

小说的主人公拉思科里涅珂夫谋杀那个女高利贷者是在七月初的一天,起念却是在头年冬天,他去典当一个戒指,立刻就感到对这个贪婪、狠心的老太婆的憎厌,回来走进一个小酒馆,一个奇异的思想,突然象蛋里的小鸡一样啄着他的头脑,正巧他又听到了邻桌一个大学生与一个青年军官议论那个老太婆的恶毒和怪癖,以及如何虐待与她住在一起的妹妹理萨威泰,接着,那大学生认真地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听着,我要问你一个重大的问题,……试想这一点;一方面是一个无意义、无价值、又愚蠢、又恶毒、又有病、又可恶的老太婆,不仅没用,反而实际对大家有害,她自己一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活着,而且反正她一两天自己就要死的。你明白吗?你明白吗?”

“是的,是的,我明白。”军官答着,注意地瞅着他那位激昂的朋友。

“好,那么你听着。另一方面却是些年轻的新生的力量因为缺少帮助而被抛弃了,而且是成千成万的,到处皆是!靠着那个老太婆预定给修道院的钱,十万件好事都可以做了,都可以受到帮助了!成千的人,也许成万的人,都可以上了正路;成百的家庭都可以免于贫困、免于败坏、免于毁灭、免染恶习、免进花柳病医院──而这一切都是用她的钱。杀死她,拿她的钱,借着这笔钱献身为人类服务,为全体谋利益。你认为怎样,难道成千的好事不能把一桩小罪抹去吗?牺牲一条性命,成千成万的人便都可以免于败坏霉烂。一死换百生──这是简单的算术!并且,在生命的权衡上讲,那个又愚蠢、又乖戾、又有痨病的老太婆的生命有什么价值呢!不过是一个虱子、一个黑甲虫的生命罢了,事实上还不如,因为那个老太婆在害人。她在消耗别人的生命;前几天她为了出气,咬了理萨威泰的一个手指头;那个手指头几乎得动切除手术哩!”

“当然她不配活着,”军官说道,“但是你瞧,这是天性哪。”

“唔,老兄,但是我们必须纠正、指导天性哪,……”

“你高谈阔论起来了,但是告诉我,你自己肯杀死那个老太婆吗?”

“当然不肯喽!我只是想说明那件事的正当……”

“但是我以为,倘若你自己不肯干那件事,那就不正当了……”

拉思科里涅珂夫大为激动。他想,为什么正当他自己心里怀着跟那大学生完全同样的意见的时候,碰巧就听见这样的谈话和这样的意见呢?为什么正当他放下对老太婆的初起的念头的时候,便立刻碰到人家谈论老太婆呢?这种凑巧同时发生的事在他看来永远是奇怪的。酒馆里这场普通的谈话在以后的事态发展上发生了巨大的影响;仿佛其中真有什么预先注定的命运,真有什么引导的暗示似的。

一个杀人的念头在一个人心中产生了,在许多情况下可能只是因为一时的愤怒和不平,它会转瞬即逝,再也不留下任何踪影;但有时却可能在一些特别的事件、机缘凑到一起的情况下而再次乃至反复出现,最终变成行动的计划。不幸拉思科里涅珂夫正是遇到了这些情况。他一直极其贫窘和孤僻,又老是什么也不做,躺在小屋子里思考,这种状态使那个念头不断撞击他的心,计划渐渐酝酿成熟,但终于使他下定决心的则是他收到母亲的信,母亲告诉他妹妹愿为他的学业做出牺牲,也为了摆脱一个地主的纠缠,嫁给一个她并不爱的人,而他马上就看出那个她要嫁的人是一个卑鄙虚伪的人。他不是需要一点钱,而是要许多钱才能脱出这一困境。而他根本没有办法用正当的手段一下搞到这许多钱。此前一个月他总是想着这件事,却还是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去做那件事,他头天去女高利贷者家打探情况时,就一直在想“那件事我能干吗?那件事严重吗?”,“太阳在那个时候也将这样照耀着吗?”,“上帝啊,我真能拿一把斧头,照她头上砍去,把她的脑子劈开吗?”他觉得自己完全受不了,决计受不了这事。但他收到这封信之后又开始想这事。他头天还帮助一位酒鬼──索妮亚的父亲──回了家,并偷偷留下了一些钱,晚上又梦见有人用木杠打死一匹小马,一男孩捧着流血的马头痛哭。但第二天收信后他又在想这件事了,这个念头挥之不去,直到他祈祷上帝,断然说“我放弃我那可恶的念头”,一时间他才觉得一个魔咒仿佛被破了,他突然自由了,解除了那一诱惑!然而,当他路过干草市场时,却意外地听见了别人谈话,说明天七点钟理萨威泰将不会在家,这样,那时候那里便只剩下老太婆一个人了,是一个杀她的最好时机,而且这是完全意外的,谁也不知道他得知了这一情况。他忽然觉得,“他再也没有思想的自由了,没有意志力了,一切都是无可挽回地决定了”,明天他必须去。

然而,第二天他还是去晚了。他简直不像一个要按照计划去杀人的人,一口气睡到六点多还什么准备也没做,然而他却似乎有犯罪的最好“运气”(当然这实际上是最大的不幸),他急匆匆地,却非常凑巧地从暂时无人的门房里偷到了斧头,又在进入那幢楼的大门时隐在一辆同时进门的大马车旁边而无人看见,他按了三次铃,门开了,他已经不可能后退了,他差点晕眩,但他刚一下把斧头向那老太婆打去,他的力量就来了,以后的事情就简单了。他杀了人却忘记了关门,对拉思科里涅珂夫来说,最不幸的是理萨威泰竟然在这时候回来了,他如机械般地又杀死了第二个人,而对他“最幸运”的可能是他竟然在有两人敲门的情况下奇迹般地逃脱了,又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把斧子送回了原处,如果不是他因欠房租而被传到警察局,在那里听到人们叙说这一案件后突然晕倒在警探面前,大概他永远不会引起怀疑;而即便引起怀疑,由于找不到他犯罪的任何证据,他也难于被判罪。

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章节测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