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诗经》导读 李山
课程介绍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也是中国文学的源流,它收集了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五百多年的诗歌305篇。先秦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三百篇》。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才称为《诗经》,并沿用至今。 《诗经》约成书于春秋时期,汉代传授《诗经》的有齐、鲁、韩、毛四家。东汉以后,齐、鲁、韩三家先后亡失,仅存《毛诗外传》。毛诗盛行于东汉以后,并流传至今。

《诗经》中的诗篇有的严正,有的谐趣,时而慷慨悲壮,时而清丽动人。诗句间不仅隐藏着当时时代留下的印记,也是各地风土光怪陆离的写照和中华文化最初的奠基。研读《诗经》不只是在学习古典文学,也是在追寻民族的基因,了解我们自身的来历。北京师范大学李山教授通过自己广博的涉猎,客观的探究,在浩如烟海的文字资料面前披沙拣金,刊误存真,告诉你关于《诗经》的事实,交给你一把探开中华文化的钥匙。

教师团队

李山 教授

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穿越千年的情丝——《诗经》中的不老爱情

年仅十六岁的元好问被一只大雁殉情的事深深感动,他买雁葬于汾水旁,仰天长问: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这一问,惊天地、泣鬼神。一位哲人说:“爱情是上帝把自己的手搭在凡人的肩膀上。”的确爱情是人世间一种最温馨、最浪漫、最热烈、最圣洁的情感,拥有甜蜜、幸福的爱情有一种身处天堂的感觉。爱情这一人类生活永恒的主题,也是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让我们于孤灯之下,拂去书案的尘埃,翻开那早已泛黄的《诗经》,在氤氲的书香里,乘着时光机,返回到2000多年前的礼制完善之初时周代,忘掉纷纷扰扰,走进那个遥远的年代,倾听一曲曲爱的歌谣。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阴历三月上旬己日是男女聚会之时,阳春三月,大地回暖,艳阳高照,鲜花遍地,众多男女齐集溱水、洧水岸边临水祓禊,祈求美满婚姻。一对情侣手持香草,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感受着春天的气息,享受着爱情的甜蜜。

《郑风·出其东门》则是男人唱的:“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意思是说:走出东门,好多的美女都像云彩般美丽;虽说她们都像云彩般美丽,可没有我的意中人。只有穿白衣服戴青头巾的那位姑娘,才真叫我喜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深秋清晨,蒹葭河畔,芦苇碧色苍苍,露水盈盈,晶莹似霜。一位羞涩的少女缓缓而行,我日思夜想的人啊,她一会出现在水边,一会又出现在水之洲,我“上穷碧落下黄泉”去找寻,然终于“两处茫茫皆不见”,空落惆怅,急切而又无奈的心情正如蚂蚁爬一般痒,又如刀绞一般,心中的伊人不过幻影云雾,水月镜花。他开始思念,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爱情使人糊涂,却也能使人聪明。那个傻傻的小伙子开窍了,向可恨的礼教妥协了,为了爱情,他可以妥协。他带着聘礼,跋山涉水,走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老路,来娶她过门,“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像我们期待的结局一样,有情人在钟鼓琴瑟的宴乐中结为秦晋,终成眷属,“觏尔新昏,以慰我心”。

天上云追月,地上女求男。“青年男子哪个不善钟情,妙龄女郎,哪个不善怀春。”一对青年男女到幽静的地方约会:她偷偷地告诉他——某日某时某地,她等他。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娴静的少女真漂亮就像天上的明月亮,等待我在那城角楼上,故意藏起不露面,急得我搔头顾彷徨。可是,当他越过重重阻碍来见她的时候,她却迟迟不肯出现,他只能怀着同样一颗焦急的心情抓耳挠腮。跟现代男女约会何其相似乃尔,男孩也是要等女孩的,在等待的过程中那种焦急难受正是爱情的魔力。

漫长的等待之后,他终于看见了心爱的人儿,她从青青的牧场踩着清晨的露珠而来,俏皮地把手背在身后——她不是空手而来,她看见朝阳之下那满地的彤管草,那么鲜妍,那么美丽,就像他们的爱情。她采了一大把,当做爱情的礼物,送给了那个痴痴等他的人,“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而他,终于醉倒在爱情的眩晕里,语无伦次,分不清人美还是草儿美……这样浪漫的幽会,这般可爱的人物。这定情的礼物不是现代人的金戒指,而是常见的彤管草,随处可见,不是贵重的礼物却会使男子称赞:彤管有炜,说怿女美。恐怕这就是爱情的魔力:真正的感情不是靠贵重礼物来体现的,礼轻情重。

爱情的航船,很少一帆风顺,往往遇到漩涡和暗礁、惊涛与骇浪,原因是多方面的,在当时封建礼教控制的社会,家庭的反对与社会舆论的压力是主要的阻碍。一个少女由于受到家长的阻挠跟心上人说:拜托,不要越过这条线,不要攀排或折了什么东西,我不敢爱你,因为我妈妈不同意。恋爱中的少女偷偷摸摸地去约会,三天就该回家,所以就找很多回家的借口。结果,没办法还是要回家的。回到家以后,他突然说他已经到你家附近了。这时候你就说“将仲子兮,无踰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言,亦可畏也。”但是,话刚讲完后,实在好令人怀念哦,但是我妈妈的话我也要谨记在身。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天明未明之际,妻子幸福地伏在枕边,轻唤着丈夫起床,甚至像母亲哄孩子一样捏着他的脸蛋,亲昵地说:乖乖起来干完活,我给你做好吃喝。而那个赖床的丈夫竟也听话地爬起床,摘下弯弓去为他们一天的饮食奔波。临走的时候还不忘送给妻子一句甜蜜的情话,送给她一个小小的杂佩。这段亲昵的对话,这份平凡的礼物,让我觉得那个早晨,这对夫妻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儿。没有大悲大故作高贵,只在平平淡淡之中,快乐地制造着小浪漫,而彼此的心就那样轻易地沉醉在饮食男女的爱情里……

爱情、爱情诗,是永恒的,诗经中不老的爱情长存,诗经中的爱情诗不老,海枯石烂,山无棱,天地和,不敢与君绝,爱情长长久久,而真挚率真的情感又给了我们多少美好的思念,多少动人的泪花。


参考资料


参考书籍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提示框
确定要报名此课程吗?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