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财政政策对总需求的影响


财政政策如何影响总需求

财政政策——对政府购买或税收总水平的选择

财政政策影响长期中的储蓄、投资和增长

在短期中,财政政策主要影响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

政府购买的变动


当决策者改变货币供给或税收水平时,它就通过影响企业或家庭的支出决策而间接地影响总需求

当政府改变自己购买物品与劳务量时,它就直接地使总需求移动


当政府购买变动时,有两种宏观经济效应            

乘数效应:由于政府支出每一元钱所引起的公众对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的增加都会大于一元钱,这种因扩张性财政政策导致的收入增加,进而使消费支出增加并引起总需求的额外增加的现象,叫做乘数效应

乘数效应

消费支出乘数的公式


支出乘数的公式是:

乘数= 1/(1 - MPC)

在这个乘数公式中,一个重要的变量是边际消费倾向 (MPC)。边际消费倾向是家庭额外收入中用于消费而不用于储蓄的比例

如果 MPC 是 3/4, 那么乘数是:

乘数 = 1/(1 - 3/4) = 4

在这个例子中,政府支出增加200亿美元就引起物品与劳务需求量增加800亿美元

由于乘数效应,政府购买的1元钱所带来的总需求的增加大于1美元

但是,乘数效应的逻辑并不局限于政府购买,它适用于GDP的任何一个组成部分:

              C+I+G+NX

消费支出乘数的公式


例如,由于欧洲经济衰退导致中国的净出口减少100亿元,欧洲经济对中国物品和劳务支出的下滑导致中国国民收入下降,从而进一步减少了中国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

如果MPC是3/4, 则乘数就是4,因此净出口减少100亿元就意味着AD减少了400亿元

又比如,股市高涨增加了家庭的财富,并刺激他们花费200亿元来购买物品和劳务,如果MPC是3/4,那么乘数是4,所以最初的200亿元的消费支出就会带来800亿的总需求增加

在宏观经济中,乘数是一个重要的概念

因为它说明了经济可以把支出变动的影响扩大多少

消费、投资、政府购买和净出口最初的一个较小变动最终会对AD产生较大的影响

投资加速数:

由于这种消费支出的乘数效应会因企业有更高的投资需求而被强化,所以大量的政府购买会刺激较高的企业投资需求,这种来自投资需求的正向反馈有时被称为投资加速数

政府购买


当政府购买变动时,有两种宏观经济效应,除了乘数效应,另外一种就是挤出效应

挤出效应:当政府购买增加刺激了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时,它也会使利率上升,利率上升往往会减少投资支出,阻止AD增加。当扩张性财政政策使利率上升时所引起的总需求减少就被称为挤出效应

挤出效应


财政政策对经济的影响也许并不像乘数预测的那样大

政府购买增加引起利率上升,较高的利率减少了投资支出

挤出效应倾向于减弱财政政策对总需求的影响

当政府增加200亿美元的购买时,物品与劳务总需求的增加可以大于或小于200亿美元,这取决于乘数效应是大于还是小于挤出效应

税收变动


当政府减少个人所得税时,它就增加了家庭的收入

家庭把一部分额外的收入储蓄起来

家庭也把一部分收入支出于消费品

家庭支出增加使总需求曲线向右移动

税收变动引起的总需求移动的大小受乘数和挤出效应的影响

这还取决于家庭对税收变动是持久的还是暂时的感觉

运用政策来稳定经济


政策法案有两种含义:

政策应该尽量避免引发经济波动

政策应对经济波动作出反应以便稳定总需求

支持积极稳定政策论


凯恩斯认为:

总需求波动主要是因为非理性的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情绪

当悲观主义盛行时,家庭和企业减少支出,AD下降,生产减少,失业增加

当乐观主义盛行时,家庭和企业都增加支出,AD增加,生产增加,并有通货膨胀的压力

反对积极稳定政策论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货币和财政政策反而使经济更加不稳定。

因为很多政策可以用来实现长期目标,但并不能解决短期波动。应该让经济靠自身的力量来克服短期波动

大多数政策从酝酿到实施,整个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或几年,在这中间,经济形势可能早就今非昔比了。货币与财政政策对经济的影响有相对长的时滞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这些时滞效应部分是因为经济预测极不准确

如果能提前一年准确地预测经济状况,那么货币政策或财政政策决策者在做决策时就可以带有前瞻性

但衰退和萧条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先兆的,决策者最多也只能在衰退和萧条发生时对经济波动做出反应

自动稳定器

自动稳定器 — 当经济进入衰退时决策者不用采取任何有意的行动使总需求移动

自动稳定器包括税制和一些政府支出。

税制:当经济进入衰退是,政府所征收的税收量就会自动地减少,从而减缓经济波动的程度。

政府支出:当经济进入衰退而且工人被解雇时,更多的人申请失业保险补助、福利补助和其他形式的收入补助。这种政府支出的自动增加正好可以弥补总需求的不利移动带来的负面影响

尽管经济中的自动稳定器还没有强大到足以完全防止衰退,但如果没有它们,产量和就业的波动会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