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公共资源

公共资源

公共资源和公共物品一样,都不具有排他性,但是公共资源具有消费中的竞争性,也就是说,一个人使用了公共资源,会减少他人的使用,因此公共资源就产生了特有的新问题

我们用一个经典的寓言来介绍这个问题

假设小镇上有一片公共草场,这块草场不属于镇上任何一户人家,是小镇居民集体所有的。小镇的牧羊人都可以把羊放到这里吃草。一开始羊少草多的时候,多一只羊吃草也不会减少其他羊的口粮。大家一团和气。随着羊的数量日益增加,土地面积固定不变,草越吃越少,土地失去自我养护能力,甚至变得寸草不生了

这个寓言的题目叫“公地的悲剧”,为什么公共的土地从肥沃的草场,不幸的沦为不毛之地呢?

本质上,悲剧的产生还是因为外部性。一户家庭的羊吃草时,减少了其他家庭可以得到的草的数量和土地的质量,但人们在决定自己养多少只羊的时候,是不会考虑这种负外部性的,结果使羊的数量过多,超过了草地的承载能力。

我们找到了问题的根源,那么你能想到哪些阻止公地悲剧发生的方法呢?

一听到负外部性,我们就应该想起使负外部性内部化的矫正税,也可以拍卖草地的使用权

也可以直接管制羊群的数量,澳大利亚政府就严格控制单位面积上能养的动物数量,3公顷农场养牛数量不能超过800头

还可以把草场分给各个家庭,把公地私有化,这样每个家庭就有保护土地不被过度利用的动力了

公共资源都会面临和公地悲剧一样的问题。前面提到的禁渔政策,就是为了缓解过度捕捞,给海洋渔业资源带来的压力。

让我们想一想,千百万年来,为什么美洲野牛、非洲大象都曾濒临灭绝,但是天天宰杀和食用的猪牛羊等家畜却丝毫没有绝种风险呢?

虽然这些动物都有各自的商业价值,但是大象是公共资源,而家畜是私人物品。大象在野外自由漫步,每个偷猎者都有强烈的动机猎杀更多的大象,获取更多的象牙,但他们都没有维护大象种群数量稳定的激励,滥捕滥杀过度攫取使大象数量骤减

猪牛羊是有主财产,被养殖户圈养起来,悉心照料,不断维持和增加家畜的数量,来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因此家畜的数量不减反增

公共资源都会面临和公地悲剧一样的问题。前面提到的禁渔政策,就是为了缓解过度捕捞,给海洋渔业资源带来的压力。

让我们想一想,千百万年来,为什么美洲野牛、非洲大象都曾濒临灭绝,但是天天宰杀和食用的猪牛羊等家畜却丝毫没有绝种风险呢?

虽然这些动物都有各自的商业价值,但是大象是公共资源,而家畜是私人物品。大象在野外自由漫步,每个偷猎者都有强烈的动机猎杀更多的大象,获取更多的象牙,但他们都没有维护大象种群数量稳定的激励,滥捕滥杀过度攫取使大象数量骤减

猪牛羊是有主财产,被养殖户圈养起来,悉心照料,不断维持和增加家畜的数量,来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因此家畜的数量不减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