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一、我国刑事诉讼法中的证据规则

()《刑事诉讼法》明文规定的证据规则

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明文规定的刑事证据规则主要有以下几项:

1、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刑事诉讼法不仅明文规定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而且还对何为“非法”、非法证据排除的范围和排除程序作出了较为全面、详细的规定。

2、不得强迫自证其罪规则。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0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

3、证人强制出庭作证规则。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187条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人民警察就其执行职务时目击的犯罪情况作为证人出庭作证,适用前款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人民法院认为鉴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鉴定人应当出庭作证。经人民法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出庭作证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根据。”

4、不完全的拒证特权规则。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188条规定了不完全的证人拒证特权,即经人民法院通知,即使没有正当理由,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也可以不出庭作证。

5、补强证据规则。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1)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2)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3)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审查判断证据的程序中所体现出的证据规则

1、关联性规则。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48条中规定:“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二、我国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及其排除程序

()我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之规定

1、界定了非法言词证据的内涵与外延。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4条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这表明,在我国,非法证据包括非法言词证据和非法物证、书证。此外,对于“非法方法”,我国刑事诉讼法将之界定为刑讯逼供、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

2、明确规定了排除非法证据的阶段。对于排除非法证据的阶段,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4条第2款规定:“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应当依法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从。

3、明确规定了排除非法证据的范围。对于非法言词证据,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4条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对于非法实物证据,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4条规定:“……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我国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之规定

1、提起非法证据排除动议的主体。

人民检察院接到报案、控告、举报或者发现侦查人员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应当进行调查核实。对于确有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的,应当提出纠正意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当事人及其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有权申请人民法院对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依法予以排除。申请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的,应当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6条第1款还规定:“法庭审理过程中,审判人员认为可能存在本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应当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

2、证据收集合法性的证明主体。当某一证据被提出非法证据排除之动议后,如果证据收集人员不能证明证据收集的合法性时,法庭就会排除该证据。对此,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7条第1款规定:“在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的过程中,人民检察院应当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加以证明”。

3、非法证据的排除主体。从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来看,非法证据的排除主体有三类,即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而人民法院是非法证据排除的中心主体或者叫主要主体,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排除只是一种控方的自我排除。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4条第2规定:“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该法第58条规定:“对于经过法庭审理,确认或者不能排除存在本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对有关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三、我国刑事证据规则的完善

第一,应当处理好立足我国国情与借鉴外国有关立法与实践经验的关系

第二,在规则体系的构建上,应当由粗放型向细密型转向。

第三,在规则内容上,应当由指导型向规范型转化。

第四,从规则构成上,应当保持规范查证程序的证据规则和规范证据能力的证据规则之间的平衡

第五,刑事证据规则的设置应当坚持一般性与特殊性相结合,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