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的概念

(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概念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就有关案件情况,向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和审判人员所作的陈述,即通常所说的口供。

(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的内容

有罪的供述、无罪或者罪轻的辩解和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即攀供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的特点

1、供述与辩解对于案件事实的证明具有直接性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于自己是否实施犯罪行为以及如何实施犯罪最为清楚,因此,他所作的有罪供述,能够直接地、详尽地反映出其犯罪的动机、目的以及作案的手段、过程和具体情节,能够直接的反映出案件事实情况。

2、供述与辩解具有较大的虚伪可能性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的证据价值具有特殊的重要性,但其供述和辩解也具有较大的虚假可能性。因此,不能轻信之,更不能因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作出了有罪供述,而忽视了对等其他证据的收集

3、供述和辩解具有反复性和不稳定性

基于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在不同的诉讼阶段,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有时会出现反复变化,而不具有稳定性。实司法践中,翻供就是常见的供述反复现象,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推翻或者改变自己之前的供述或者辩解,重新作出新的供述或者辩解。翻供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使其辩护权的一种形式,翻供也属于供述和辩解的内容。案件中如果出现翻供问题,尤其是出现多次翻供的现象,公安司法机关就应当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的内容进行查实,以证真伪。因而,公安司法机关应当理性看待翻供问题,决不能一概地认为翻供就是“抵赖”、“不老实”,而应当全面、认真查明出现翻供甚至多次翻供的原因,力求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实、自愿地进行供述或者辩解。

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的分类

(一)根据是否共同犯罪,可分为单犯供述与辩解和共犯的供述与辩解

(二)根据供述和辩解的内容,可分为有罪的供述、无罪与罪轻的辩解和攀供

(三)根据诉讼阶段不同,可分为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与辩解和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的意义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权利和义务

(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

1、有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

2、犯罪嫌疑人有权及时获知被指控的内容和理由,获知所享有的诉讼权利;

3、有自行或者在辩护人协助下获得辩护的权利;

4、有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

5、有权拒绝回答侦查人员提出的与本案无关问题的权利;

6、对于公安司法机关侵犯其诉讼权利和人身侮辱的行为,有提出控告的权利;

7、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聘请的律师对于采取强制措施超过法定期限的,有权要求解除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权利;

8、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犯罪,可以请求从宽处理的权利;

9、有核对讯问笔录的权利;

10、有申请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书记员、鉴定人员、翻译人员回避的权利,对驳回申请回避的决定,有权申请复议;

11、有参加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和最后陈述的权利;

12、有提出上诉和申诉的权利。

(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义务

1、在符合法定条件的情况下承受逮捕、拘留、监视居住、拘传等强制措施的义务;

2、接受侦查人员的依法讯问、搜查、扣押等侦查行为的义务;

3、对侦查人员的讯问,有如实回答的义务;

4、承受检察机关的起诉,依法按时出席并接受法庭审判的义务;

5、对于生效的裁定和判决,有义务执行或者协助执行的义务。

五、 不得强迫自证有罪原则与如实回答的义务

(一)不被强迫自证其罪与沉默权

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是指任何人对可能使自己受到刑事追诉的事项有不被强迫作不利于他自己的证言或者强迫承认犯罪的特权,又称禁止自我归罪特权、不得强迫自证其罪、反对强迫自证其罪特权等,只有自愿做出的供诉才能作为证据采纳,凡是以暴力、威胁、利诱、欺骗和违法羁押等手段获取的供诉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不被强迫自证其罪一项国际通行的法治原则,是对人权的保护,也是无罪推定原则的必然要求。不被强迫自证其罪也是国际人权公约和区域性人权公约中的一项基本原则。

从实质上讲,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的核心要素就是沉默权,沉默权是实现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的有效方式和途径,是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的精髓所在,正是通过沉默权制度才使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得以实现。如果将沉默权从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中分离出去,则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的实现就丧失了最为基础性的保障,就会使这一原则有名无实。因此,在这种意义上,将沉默权视为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并无不妥。

(二)不被强迫自证其罪与如实回答义务

    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118条保留了1996年《刑事诉讼法》之犯罪嫌疑人在受讯问时“应当如实回答”之规定。该规定既是义务性规范又是强行性规范,表明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具有“如实陈述”的义务,同时也否定了犯罪嫌疑人有沉默的权利,其实质上是强迫犯罪嫌疑人自证其罪。因此,如果不是刻意回避的话,必须承认,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118条之“应当如实回答”的规定与同法第50条“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 之规定,在根本上是相互冲突的。实际上立法者无奈而又不乏理性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