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一、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一元论

(一)传统认识论

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就是反映论,是揭示认识的源泉、过程和基本规律,只有坚持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才能正确地认识证据,正确开展证明活动。因此,可以把证据制度看做一门认识科学。三是证据制度也贯穿着唯物辩证法的一些基本观点,如矛盾的观点和相互联系的观点。该论认为,我国证据制度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保证公安司法人员能够正确认识案件事实,即如何保证其主观符合客观。这里有几个基本问题必须作出回答,即如何认为案件事实,如何认识证据以及如何认识公安司法人员对案件事实的认定。

(二)认识论的发展理论(结合论)

该论的主要观点为:我国证据制度的理论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和司法公正论,二者互为表里,相互协调,共同构建了我国证据制度的基础理念。此外,效率论对证据制度有较大影响。应当说,发展认识论在探讨证据制度理论基础时,其基点和重点仍在认识论。

在反思传统认识论的基础上,还有一种属于发展认识论的观点,即认为我国证据制度的理论基础或者指导思想应为实事求是和坚持社会主义法治。坚持社会主义法治本身蕴涵的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发现客观真相与正当程序、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公正与效率等法律价值的统一和协调。

二、价值论的一元论

(一)形式理性和程序正义论

该论认为,诉讼中的证据运用活动,尽管包含着一定的认识过程,但这种认识活动既不具有终局的意义,也不对争端的解决具有决定性影响,同时证据运用活动还受到程序法的严格限制和规范,涉及一系列法律价值的实现和选择。既然如此,将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作为证据制度的指导思想,视为证据制度的唯一理论基础,至少在理论上就显得难以自圆其说。

该主张认为,完全站在认识论立场上看待证据规则,极容易在价值上掉入程序工具主义的陷阱,使诉讼规则受到不应有的忽视。该论进而提出要“重新确立证据法学的理论基础”,理论基础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形式理性观念,二是程序正义理念。形式理性观念,即所有的法律原则、规则或者制度一旦建立并具有实际的效力,就必须得到遵守。根据程序正义理论,法律程序是为保障一些独立于判决结果的程序价值而设定,这些价值包括参与、公正以及保障个人的人格尊严等。一项法律程序或者法律实施过程是否具有正当性和合理性,不是看它能否有助于产生正确的结果,而是看它能否保护一些独立于实体结论的内在价值。证据法主要是一种程序法,它本身必须具有内在的优秀品质。因此,将程序正义理论奉为证据制度的理论基础,能够为一系列证据规则的确立提供新的理论解释

(二)裁判事实可接受理论

该论认为,裁判事实的可接受性才是诉讼证明的核心,也是证据理论和证据规则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该论认为,证据法学的理论基础应当具备两方面的功能:一是为证据立法提供指导;二是为已存在的证据规则提供合理的解释。而以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为基础的现有证据制度难以起到这两方面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