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视频

老舍小说幽默风格初成

蒲塘桥

内容提要:老舍以其独特的创作风格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少有的幽默小说家,其成功地吸收了相声艺术等的营养,为后人创作雅俗共赏的文学作品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本文从老舍人生经历与相声的发展、幽默风格、艺术手段、语言手法、人物形象的塑造等各方面论述了老舍早期小说《赵子曰》幽默风格的初成与相声艺术的联系,揭示了影响老舍早期小说幽默风格形成的一些因素。

关键词:老舍 幽默 相声 关系

“喜剧性从本质上来说,是以笑为手段,去否定生活中的不协调的形式,从中肯定生活中的美的艺术、社会现象、生活现象、乃至社会历史事件。”①人类社会生活中总有不协调的音符,所以笑与人类社会是不可分的,是人类社会特有社会现象。

以“笑”为手段的艺术的起源可溯自先秦,从有文字记载的《诗经》、诸子散文和寓言开始。魏晋时期,幽默中赋予了讽刺意味,孔融、阮籍等的散文和诗歌对当时的黑暗政治多有讥讽,诙谐幽默之辞比比皆是。魏晋以后,幽默主要集中戏剧方面,古代俳优经唐代的参军戏、宋代的南戏,到元代杂剧达到高峰。明清时期,幽默艺术在各种文学作品中取得了巨大成就,出现了《西游记》、《儒林外史》等幽默作品和孙悟空等一大批喜剧形象。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幽默手法被更广泛的使用,出现了诸如鲁迅、老舍等大量幽默作家。老舍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难得的幽默小说家,有着自己独特幽默风格,“老舍笔下的幽默就以悲喜剧交融的形式,讽刺与抒情渗透,获得了‘笑中有所思’的艺术魅力。”。②他的创作一开始就定位于幽默风格,此风格的初成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地理人文环境、民间通俗文艺、文学观等等,相声艺术的影响是其中的重要因素。

一、贫困的下层市民生活成就了他最初的审美意识

1899年社会激烈动荡,义和团运动风起云涌,八国联军在中华大地烧杀抢掠,肆意横行。年末岁初,在皇城北京护国寺西侧小羊圈胡同一个满族贫寒市民家庭里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老舍从此诞生在这个多灾多难的世界。随之而来的是满清王朝的覆灭,中华民国的建立,军阀的连年混战,西方文明的不断涌入,与中华文明不断抗衡中被不断吸收。老舍在经历父亲阵亡,家庭败落的变故中逐渐长大。二十世纪初的中国文学界各种文学样式此消彼长,分别“以不同的力量和方式吸引着老舍的审美兴趣,作用着老舍审美意识的原始积累和早期形成。”③此时的中国古典文学已逐渐消散,黄遵宪、梁启超等提倡的文学远离下层市民的老舍,没法对他产生实际影响。对其文学意识的形成产生重大影响的,是中国民间通俗文艺。清末是民间通俗文艺最为繁荣的时期,突出的表现是京剧的形成与相声艺术的成熟与发展,北京下层市民社会是民间通俗文艺最为发达的地方。清朝的“八旗制度”使民间通俗文艺成为旗人生活中的重要内容,老舍最先接触的是他家佛桌底下的盖满厚厚尘土的民间话本小说《三侠五义》和《五虎平西》,这给老舍提供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文学世界。“众多的娱乐场所和形式,为老舍接触民间通俗文艺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每时每刻都能接受民间通俗文艺的熏染和浸润,不仅形成老舍对此浓厚的兴趣,也影响着他潜在的审美意识。”③相声艺术的形成吸收了各种民间艺术的幽默养分,以各种民间说唱艺术为材料,更突出了幽默风格。

从古代的“俳优”、隋代的笑话、唐代的“参军戏”、宋朝的百戏到明清的“象声”,至清代咸丰、同治年间,相声艺术已经孕育成熟。二十世纪初,相声艺术开始进入发展时期,涌现出许多技艺高超的相声艺人,如朱少文、侯宝林、郭启儒、马三立、刘宝瑞等一大批相声名家,这些艺人是生活在下层社会,为了生计,经常在茶馆、酒楼、剧场、戏园、地摊、庙会,特别在北京天桥一带居多。作为下层市民的满族人老舍自然会经常光顾这些地方,谁也无法知道他在那个时期听过多少段相声,这足以证明相声艺术对老舍的审美意识的影响之深,虽然他在以后的各种文章中没有明确提到相声艺术对他文学创作的影响。当然,中国民间通俗文艺素来有喜剧风格会对老舍造成影响,但相声艺术的喜剧风格是最突出的,“相声就是幽默的文章的一种。”“曲艺里也有自成一格的讽刺文学,就是相声。”④“幽默是伟大文艺的一个特征”(《老舍幽默诗文集》序),相声艺术的喜剧风格给老舍带来的影响应该是最大的。结束了少年生活后的老舍仍然不舍对相声等民间通俗文艺的情结,利用自己的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的身份经常与民间艺人接触,经常欣赏相声等民间艺术的表演。当老舍带着早期的审美积淀来到伦敦,在英国狄更斯作品的影响下,终于促使老舍拿起笔进行了早期创作,确定了自己的审美风格。

二、老舍的相声情结

老舍自幼喜爱相声,一生与相声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解放前,他主要喜爱和欣赏相声,解放后,通过相声创作和评论,并对相声等民间艺术进行了相当深度的理论研究与改造,这说明相声艺术对老舍文学创作的影响之深。从一九三七年开始,老舍的现实主义文学观使老舍以笔为武器参加抗战,为了使文艺更好地起到宣传与发动人民的作用,他开始向民间艺人学习民间文学的创作,如向京韵大鼓名家白云鹏、张小轩等学写鼓词。一九五八年创作了相声《厚古薄今》、《说明白话》,一九五九年发表论文《相声语言的革新》,一九六○年创作了相声《鸿兴饭店红旗飘》,一九六一年创作相声《乱形容》、《八九十枝花》,一九六三年发表论文《多编好相声》。在《健康的笑》中热情鼓励相声新秀,在《谈相声的改造》中对相声艺术进行了深入的理论研究,先后创作相声作品共三十多段。同时,他参加了相声改革领导小组,积极参与传统相声的整理与改造,在一些论文中谈到相声的喜剧风格。凡此种种,都说明相声艺术对老舍的早期审美意识、早期创作及风格有着潜在影响。

老舍的文学观的形成受到相声艺术的重要影响,另一方面,其文学观也促使他在有些时候借鉴相声艺术的手法进行文学创作。相声等民间艺术促生了老舍的早期审美意识,以此为基础逐渐形成了他的早期文学观。出生于下层市民社会的老舍深深了解下层贫困市民的喜怒哀乐,知道他们喜欢什么样的文学作品,深爱着那方水土和那群人。他文学创作的出发点是为了那群人,创作的土壤是那方水土。他是那个时代很少的从城市贫民阶层中成长起来的作家,以相声为代表的城市贫民文学与文化深深地在老舍的审美意识中打下了烙印,形成了他早期的文学观。

一九二六年,老舍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问世,同年,经许地山介绍加入了文学研究会,是“最早以文学研究会作家的身份在文学研究会的刊物上为文坛所认识的”②(作家),而文学研究会是“为人生”的现实主义的艺术流派,倡导“文学应该反映社会现象,表现并且讨论一些有关人生一般的问题”。②第二年,老舍创作了《赵子曰》。老舍“为人生”的现实主义文学观使他面对他所熟悉的城市贫民的社会现象进行创作去反映城市贫民的生活,应该采用城市贫民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和手法,相声艺术作为城市贫民所喜爱的幽默艺术成为老舍的首选,相声艺术的喜剧风格和幽默手法的借鉴使老舍的早期创作获得了成功,从而确立了他文学创作的喜剧风格。

三、《赵子曰》对相声幽默手法的借鉴

老舍早期小说的幽默风格与相声艺术的关系可以从《赵子曰》中的语言、“包袱”、人物形象塑造等方面得到例证,《赵子曰》描绘了二十年代北京鼓楼天台公寓一群大学生浑噩混沌、委靡卑俗的人生图景,是老舍先生在离开祖国到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任教期间创作的,是继《老张的哲学》后发表的第二部早期长篇小说,继续了《老张的哲学》的幽默风格,“我知道‘老张’很可笑,很生动;好了,照样再写一本就是了。于是我就开始写《赵子曰》。”“所以《赵子曰》之所以为《赵子曰》,一半是因为我立意要幽默……”⑤。当时,老舍先生“到异乡的新鲜劲儿渐渐消失,半年后开始感觉寂寞,也就常常想家。”④于是他拿起笔来将自己记忆中的“图画”画下来,这当然包括京味的人物风情、京味的胡同、京味的幽默,在他无多少创作经验的情况下,这一些自然而然地流露在他的笔下,所以在这部长篇小说中老舍先生借鉴了很多相声艺术中的幽默手法。

(一)悲喜剧结合的幽默

从相声艺术内容与形式的关系来说,“无非是喜剧闹剧化、正剧喜剧化、悲喜剧结合”,⑥而悲喜剧结合使悲剧气氛更强烈,喜剧意味更浓郁,体现了艺术的辩证法。如侯宝林先生的《关公战秦琼》就以喜剧的手法反映了旧社会的民间艺人辛酸悲苦的社会地位。在老舍先生的早期小说《赵子曰》中也有所体现,如“春二拉车的第三天,就遇上了一个大兵,他竟自把那个大兵说得直落泪。拉到了海甸,那个大兵因受了春二的感动,只赏了春二三皮带,并没多打。”⑤此段悲喜交融的描写,使人在笑声中为下层市民的辛酸生活而落泪,此种描写在小说中还有很多。老舍先生的“含泪的喜剧”的风格在此已初见端倪,并最终形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

(二)小说中“包袱”手段的运用

形成相声喜剧风格的主要艺术手段是“包袱”,“包袱”是一种形象的比喻说法,是指组织笑料像系包袱,先把包袱皮摊开,放入种种可笑的东西,然后包好,系成严实的“包袱”,这一过程叫铺平垫稳。从铺平垫稳到抖落“包袱”引起观众的笑声,就是组织“包袱”的全过程。如:传统相声《朱夫子》中有一段:“乙:您在私塾念了几年?甲:六年。乙:不算少,够用的了。甲:说六年不够六年,我得了五年病。乙:念了一年。甲:说一年不够一年,我请了十一个月假。乙:才念了一个月呀!甲:说一个月不够一个月,我逃了二十九天学。乙:就念一天呀!甲:那个月还是小尽。乙:走!合着你一天书没念过。”⑦以上一段充分体现了相声中“包袱”经过一系列的铺垫之后的形成过程。老舍先生借鉴了这种艺术手段,并加以改造与精炼,省略了过多的铺垫,使语言更加紧凑,在《赵子曰》中有精彩的运用。如“第三号的主人是位最和蔼谦恭的君子。不用说对朋友们虚恭有礼,就是对仆役们也轻易不说一个脏字;除了有时候茶泡的太淡,酒热的过火,才会金声玉振的赞美仆役们几声:‘混蛋!’”。⑤描写赵子曰的另一段文字也同样摔响了“包袱”,“第三号主人对他的父母是个孝子,……。每月他至少给他父母写两封信,除催促汇款之外,也照例写上‘敬叩钧安!’”⑤通过这两段通过强烈地对比形成“包袱”的描写,使读者在大笑之后深刻地理解了赵子曰之流委靡卑俗的性格,可谓意味深长。

(三)以各种语言手段组织“包袱”

相声艺术组织“包袱”的手段很多,语言的、表情动作的、摹拟学唱的、误会巧合的、荒诞畸形的、机智舌辩的等等。而相声与小说有共同之处,就是她们都是语言艺术,都要以语言作为传达信息的媒介,以语言作为造成幽默的手段。而语言的运用必须借用汉语的各种修辞手段,这里以夸张、比喻、对比、铺陈、歪意曲解等为例说明老舍在《赵子曰》中的运用与相声艺术的关系。相声艺术中的夸张运用的比较广泛,并且夸张的幅度相当大,还时常与比喻相结合,但夸而有度,“出乎意料之外,在乎情理之中”。⑥如单口相声《兄妹联句》说的是宋代文学家苏东坡和苏小妹开玩笑的故事。苏东坡以“数次拭脸深难到,留却汪汪两道泉”和苏小妹说笑,笑她深眼窝;而苏小妹以“口角几回无觅处,忽闻须内有声传。”挖苦哥哥的连鬓大胡子。在老舍的《赵子曰》中也有类似的例子,如“因为中国人长着铁鼻子,天然的闻不见臭味;中国人长着铜胃,莫说干炸丸子,埋了一百二十多年的老松花蛋,就是肉片炒石头子也到胃里就化。”⑤如此的幽默深刻地讽刺了中国国民性的卑劣面,和相声中的夸张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出乎意料之外,在乎情理之中”,回味无穷。老舍先生在《赵子曰》中经常使用的幽默手段莫过于对比手法,如“军阀是除了不打外国人,见着谁也值三皮带。学生是除了不打军阀,见着谁也值一手杖。”⑤老舍先生将“学生”与“军阀”以几乎同样的语言与语气进行对比,表达了对军阀与赵子曰式的学生之流的愤慨。主要人物赵子曰的古旧的姓名与他所为的新潮之事也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给读者造成表里不一的幽默,从而讽刺了赵子曰之流的中国人。而在许多中国传统相声中也有类似的强烈对比以造成幽默效果,如在常宝堃的对口相声《方言土语》中有一段就采用了对比的方法形成强烈的幽默效果。“甲:‘头’。到理发馆都得说‘头’,‘我推个头。’人家也得说‘头’,‘请坐,您是留个分头?还是来个背头?’乙:说脑袋也行。甲:说脑袋?‘来!我推个脑袋。’‘请坐。你留个分脑袋不是来个背脑袋?’乙:啊?!”⑧ 相声中的铺陈有时用韵文,如诗词歌赋及顺口溜,也有时用散文,如相声中的“贯口”,形成磅礴的气势,以语言技巧造成“包袱”。在老舍的《赵子曰》中也有很多这样的运用,如对日本租界的议论与描写,言辞急切充满愤慨,同时又有着辛辣的讽刺与幽默。

《赵子曰》中的语言,特别是人物之间的对话多采用短句,语言平直如同活生生的北京人之间的语言,有些段如人物在表演对口相声。如在女权发展会成立大会上,赵子曰与李景纯相遇时的一段对话,你有来言,我有去语。而作品的叙述语言与议论语言多采用“歪意曲解”的幽默手法,并且所占篇幅较多。如神易大学的地质科对乾坤二卦的解释,对古人言语一半说一半唱的议论,赵子曰的“简捷改造论”,阎乃伯对自由恋爱与嫖妓纳妾的看法,“婚而时结之,不亦乐乎!”,“委任状”——“坏人状”,“建筑科”——“见着就磕”。可以说和侯宝林先生的传统相声《歪批〈三国〉》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时,发人深省。

(四)人物形象喜剧化

从深入描写与刻划的人物赵子曰的形象来看,与许多相声作品中刻划的人物形象一样,充满喜剧幽默色彩。赵子曰算不上一个典型形象,他只是那个典型环境下的一个夸大变形了的喜剧形象,漫画式的人物。他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浑噩混沌的大学生的代表,在他所谓的求学期间,他没有一个为国家为民族为社会的远大理想,整天不专心求学,纸醉金迷,声色犬马,寄生于父母;到处捣乱闹事,捆绑殴打校长,被学校开除,反以此为荣耀;整日当票友,捧伶角,搓麻将,流水般地赌博输钱;成天消磨于筵席之上,醉生梦死。老舍在小说中通过揭示赵子曰身染劣迹而不自知,反以此为英雄所为的矛盾,一步一步勾勒出人物的喜剧色彩,使人为其感到可悲的同时又感到可笑。在相声《夜行记》中的“我”也是此类人物形象,他在处处不得理时反而以为自己有理,或为自己找理,在传统的叙事性相声中这类人物形象也很多。四、总结老舍在借鉴相声艺术的幽默手法的同时也给自己早期的文学创作来了不良影响,如过多追求语言上的幽默,使幽默泛滥;人物形象塑造不够典型,如《赵子曰》中赵子曰在作品中性格差异较大,性格转变过于突然,这是相声作品不擅长塑造人物形象给老舍创作带来的影响;但同时相声艺术刚刚发展,鱼目混珠,良莠不齐,为了偏面追求上座率,盲目迎合观众的低级趣味,作品里笑料过多,或有大量的荤段子,这些不良作品也给老舍早期创作带来负面影响。

老舍独特的人生经历与孕育成熟的以相声为代表的民间文艺在那个特定的动荡年代相碰撞,给老舍带来了民间文艺的营养,形成了他早期的审美意识,并以此为基础成就了他早期的文学观,在这种文学观的影响下,老舍自然选择了以相声等民间文学为营养进行了早期的创作,因为在那时他没有其他的审美倾向可供选择。老舍的早期作品的幽默风格已初见端倪,但过于油滑,为幽默而幽默,相声艺术在此所扮演的角色,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虽然如此,相声艺术给老舍的早期审美意识、早期创作乃至于他一生的创作带来了不可否认的影响,同时,老舍小说创作对相声艺术的多方面借鉴为雅俗共赏文学的发展开辟了一条广阔道路。

【注释】:

 蒋孔阳 朱立元;《美学原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192页。

吴宏聪 范伯群;《中国现代文学史》(1917——1986);武汉大学出版社;19912月第一版;7页、187195页。

石兴泽;《老舍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和文化》;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5月第一版;3页、4页、6页。

老舍;《想北平》;京华出版社;20057月第一版;293页、295页、174页。

 老舍;《赵子曰》《牛天赐传》;南海出版公司;199910月第一版;第6页、383页、 384页、170页、第166页、第62页。

 汪景寿 藤田香;《相声艺术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8月第一版;第20页、88页。

侯宝林;《毛主席听我说相声》;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11月第一版;302303

《常氏相声选》;中国曲艺出版社;19888月第一版;第19页至第20

【参考文献】:

1.吴宏聪 范伯群;《中国现代文学史》(1917——1986 );武汉大学出版社。

2.蒋孔阳 朱立元;《美学原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3.老舍;《老舍选集》;中国出版集团人民文学出版社。

4.石兴泽;《老舍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和文化》;人民文学出版社。

5.汪景寿 藤田香;《相声艺术论》;北京大学出版社。

6.老舍;《想北平》;京华出版社。

7.老舍;《赵子曰》《牛天赐传》;南海出版公司。

8.侯宝林;《毛主席听我说相声》;人民文学出版社。

9.《常氏相声选》;中国曲艺出版社。

10.《世界幽默艺术博览》;上海文化出版社。

引自: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x?id=68891

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章节测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