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课程



生殖崇拜

 生殖崇拜,是原始社会普遍流行的一种风习。它是原始先民追求幸福、希望事业兴旺发达的一种表示。所谓生殖崇拜,就是对生物界繁殖能力的一种赞美和向往。主要部位包括:生殖器、乳房、臀部。

 原始人由于不懂得人类生殖的原因,见到从妇女腹中能生出一个新的生命,总认为其中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同时由于当时社会生产力的极端低下,人就是生产力的全部,人口的多少、体质的强弱决定氏族或部落的兴衰,所以人们对妇女分娩十分重视。当有妇女分娩时都要举行隆重的祝祷仪式,要到野外去分娩,认为这可以使土地肥沃。如果妇女因分娩而死(这在原始社会是经常发生的),那么就要对死者举行英雄的葬礼。

 古代许多民族都有生殖之神,在古希腊和罗马是普里阿帕斯,其神像的最大特点是阳物雄伟异常;在中国古代的生殖之神则多为女性,如送子观音、送子娘娘等。

 当人们发现了男性在生育中的作用以后,男性在生育和生产中的地位便日益得到加强。人们想到种子不再联想到女性,而是联想到男子。正是男性的播种,才使女性生育,也才能使土地丰收。


女神崇拜

 女神崇拜可以回溯到至少公元前35000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宗教。迄今发现的最早人类克鲁马奴人于公元前约35000年出现时,我们即从他们的肖像与艺术品中发现了最早代表女神的形象。马里加·吉姆布塔斯(MarjiaCimbutas)的《女神的语言》是一部了解女神崇拜的理想参考书。

 最早女神被看成是万物之母,其形象的演变可以在整个中东、欧洲以及印度寻到线索,印度宗教把女神崇拜带上了更高的精神祭坛。在《圣经》所述的时代,女神崇拜在整个圣地风行。女神阿什拉Asherah)受到特别的膜拜,在传说中有人把她当成耶和华的配偶,或者就是耶和华本人。

 随着更多宗教组织的出现,产生了弹压女神崇拜的行为。上帝、国王、牧师、父亲代替了女神、女王、女祭祀和母亲。



 大母神

 大母神不仅是部落保护神,而且是部落间互相识别的标记(以后泛化为不同的图形符号、服饰和祭祀仪式),在部落联盟出现后,具有领导力的部落神祇,上升为整个联盟的共神,进而成为酋邦和王国的共神。

 现身于世界各地的大母神,具有完全相似的特征,它们在神话和后神话体系中不断扩展其外延,为符号增殖运动提供了五种互相交错的符号母题——

大容器

The Great Container):跟阴道、子宫、乳房、嘴唇等女性器官密切呼应,并且以河流、池沼、洞穴、峡谷、摇篮、木盆、床笫、船、杯状物(瓶罐)、走廊、房子、花朵和善于产子的鱼为基本意象。在所有大容器中,母亲的肚子是最完美的建筑,它拥有最柔和的纹理与色调,充满难以言喻的喜悦,为人提供了无数在呼吸中走向成熟的实体。

大卵

The Great Eggs):作为母体的容器,而与泉水、汁液(如乳汁和蜂蜜)、种子、莲蓬、水果、果核(仁)、珍珠、钻石等密切对应。在盘古开辟天地之类的创世神话里,这种意象获得了崇高的地位。

大圆

The Great Round):它包容万物,令万物在其间诞生和生长,从这种“大圆的原型”里,派生出了各种圆体(有孔窍和无孔窍的)和环状物(如盆子、纺轮、首尾相衔的蛇),“大圆”是大容器和大卵的表达形态。

大地

The Great Earth):这是大容器的变体,由球状的包裹性,转向平面的延展性,而跟女性平展而柔软的肚腹呼应,并以绵延的大地、草原、群山、辽阔的湖海、繁茂的森林为基本意象。大地表达了二维平面的水平语法。而这是中国传统木构建筑的基本原则。历史上许多大母神被描绘成坐在地上,这坐姿表达了她们与大地的紧密联系,甚至她们就是大地的一部分,而这大地则反过来成为大母神的“坐席”与“王位”。

大树

The Great Tree卵的复杂化变体,它包括生命树(无花果树或椰枣树)、花朵(如莲花、牡丹和玫瑰)和各种树的派生物(鸟巢、树叶、果实、木头乃至木头的延伸物如家具和棺材)。正是从这些初始法则中诞生了生育母神,其造型犹如圆形容器,拥有圆硕的乳房、肚腹、臀部、显著的女阴三角区(倒三角▼)和粗短的四肢(见红山文化之大母神像)。这是宇宙万物的母亲,她们不仅创造人类,还要创造农作物和动物,以及尘世的全部生命。


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章节测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