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红楼梦》是一部经典旷世之作,因其包罗万象、博大精深,被称之为“百科全书”,也因其中大量的对茶事活动的生动描写,被公认为古代茶事小说代表作。据统计,全书120回中有112回讲到茶,有关茶的记述近300处,涉及的层面之广、文化之深是其它文学作品难以企及的。因此,毫不夸张地说:“一部《红楼梦》,满卷茶叶香”。

从某种意义上说,《红楼梦》中关于茶事活动的描述可谓是中国茶道技术标准和礼仪规范的详细讲解,特别是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中的饮茶场景描写,无论是妙玉的选茶择水还是选器论饮,无一不折射出作者对当时高人隐士饮茶之道的精通。 

以茶待客的场景在《红楼梦》中尤为常见。第1回中即有甄士隐命小童献茶招待贾雨村;第3回王夫人让丫环上茶招待初进贾府的林黛玉;第82回中宝玉读书回来,急急忙忙去潇湘馆见林黛玉。黛玉让紫鹃泡龙井茶,说:“把我的龙井茶给二爷沏一碗,二爷如今念书了,比不得里头”;第18回 元妃省亲时,奉茶是以大礼的形式进行的:礼仪太监请元妃升座受礼,接着奏乐声起,开始献茶,茶献三次,每次都需行叩拜之礼,三献之后,元妃降座,乐止。可 见在贾府这个富贵温柔乡里,茶是最常见的待客之物。故贾母等一行来到栊翠庵时,主人妙玉也是待之以茶,但敬何种茶却是因人而定。例如当妙玉亲手捧上香茗, 敬给地位最为尊贵的贾母时,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而妙玉笑答:“知道。这是老君眉。”也许此刻有的读者会误以为妙玉身为尼姑,却依然不乏俗心,迎合 贾母,并以“老君眉”暗含“祝其长寿”的奉承之心。但我们以为,这里的描述,更应是体现妙玉对于饮茶之道的精通,而非一般世俗之心。因这里提到的六安茶, 产于安徽六安,清朝时列为贡品。而关于老君眉,有人认为是福建的白茶,也有人认为是湖南岳阳所产君山茶,不论是福建所产,还是湖南所产,在名气上当时应比 不过六安茶,而只是一款口感清淡的好茶而已。妙玉只所以如此安排,只是因为贾母年事已高,又饭后不久,六安茶虽名贵,但口感相对较浓,刺激性也较清淡的老 君眉要大,怕养尊处优的老太太受不了,这可以从之后刘姥姥嘀咕“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得到印证。这种体贴入微、讲究品茶情境的择茶之道彰显 出茶道重生养生之理念。

《红楼梦》一书中出现了较多的茶器,第40回,蘅芜苑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茶奁、茶杯而已。”第53回,贾母的花厅上,“又有小洋漆茶盘内放着旧窑茶杯并十锦小茶盅”等。第22回,就连元妃作为奖品赠送给猜对灯谜的公子、小姐们的奖品也是点茶击拂特用的“茶筅”。

最 考究的还是妙玉栊翠庵里的茶器。仅贾母、宝玉、黛玉、宝钗等寥寥数人来到栊翠庵,妙玉就至少拿出10种不同的茶器招待客人。一是给贾母献茶用的“海棠花式 雕漆填金云龙献寿小茶盘”;二是这小茶盘里装着成窑五彩小盖盅,这是明代成化年间景德镇官窑所产的茶具;三是给随贾母同来的众人的茶盏都是“一色官窑脱胎 填白盖碗”;四是煮茶的风炉;五是煮茶的茶壶;六是妙玉贮藏梅花雪水的“鬼脸青”茶瓮;七是给宝钗品茶的茶杯“<分瓜>瓟斝”;八是给黛玉的 是“点犀<乔皿>”;九是给宝玉先是自己吃茶用的“绿玉斗”;十是后又拿出“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大杯。

几只杯盏,将作者对器具文化的独到理解与应用生动呈现在读者面前,它们不仅仅是一行人解渴醒酒的饮茶器具,更是显现他们之间长幼有序,亲疏有别的人伦道具。

“男 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因而女子无比干净,绛珠仙草林妹妹,为报“甘露之惠,还一生之泪”,故在《红楼梦》一书中,“水”就是洁净的审美意象。书中 共写了四种非同寻常的烹茶之水。一是宿露:第5回中贾宝玉梦游幻境所品的“千红一窟”茶是“仙花灵叶上所带之宿露而烹”。二是雨水:第41回“品茶拢翠 庵”,妙玉献给贾母的茶是“旧年蠲的雨水”泡的老君眉;第111回,妙玉在惜春那边下棋边饮茶,这茶也是用“上年蠲的雨水”烹制的。三是雪水:第23回宝 玉写的春夏秋冬季即事诗,其中《冬夜即事》诗云“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这是用“新雪”水来烹茶;四是泉水:第78回,宝玉祭奠晴雯的四样供品 中就有烹“枫露之茗”的“沁芳之泉”。

妙玉对烹茶之水,尤为讲究,甚至是苛求,就连款待众人之茶,用的都是“旧年镯的雨水”。在吃“梯己 茶”时,她则更为精心地选用“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当黛玉误以为也是“旧年镯的雨水”时,竟被妙玉视为“俗人”,驳斥道:“隔年镯的雨水那有这样轻 淳”。“梅水雪水,久贮澄澈,烹茶甘鲜”。可见,作者深信精通茶道的雅士必懂得辨水和择水,因为泡茶之水的优劣对于茶汤品质的影响是决定性的,诚如明代作 家张大复在《梅花草堂笔谈》中所言:“十分茶七分水;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亦十分矣;十分之茶遇八分水亦八分耶。”

何 谓品茶?明清时代文人雅士们已有了较精深的理论,如清代梁章钜《归田琐记》中将茶品分为“香、清、甘、活”四个品级。在《红楼梦》41回中,清高隐逸的妙 玉除了追求茶味“轻淳”,更追求茶的文化品味,所以她说“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这种“小口品啜,寻其韵味”虽无卢仝“七 碗生风”的浪漫与大气,亦流露出积极追求和创造精致生活的勇气与自信,反映了作者对“饮茶宜精”茶道观点的赞同,也体现其尽善尽美的艺术观。

    清代《京都竹枝词》云:“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书诗也枉然。”可见《红楼梦》一书在当时的极高影响力以及在文人心目中的经典地位,而其中的茶事描写称为茶文化的“大观园”、神来之笔毫不为过,可以说,《红楼梦》字里行间茶香四溢,处处甘冽、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