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正义原则与契约论

“我的目的是要提出一种正义观,这种正义观进一步概括人们所熟悉的社会契约理论(比如说:在洛克、卢梭、康德那里发现的契约论),使之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抽象水平。为做到这一点,我们并不把原初契约设想为要进入一种特殊社会或建立一种特殊政体的契约。毋宁说我们要把握这样一条指导线索:适用于社会基本结构的正义原则正是原初契约的目标。这些原则是那些想促进他们自己的利益的自由和有理性的人们将在一种平等的最初状态中接受的,以此来确定他们联合的基本条件。这些原则将规范所有进一步的契约,指定各种可行的社会合作和政府形式。这种看待正义原则的方式我将称之为作为公平的正义(justice as fairness)。” 

——《正义论》P11

反思平衡的论证方式

(1)反思平衡:reflective equilibrium

“在寻求对这种原初情景的最可取描述时,我们是从两端进行的。开始我们这样描述它,使它体现那些普遍享有和很少偏颇的条件,然后我们看这些条件是否足以强到能产生一些有意义的原则。如果不能,我们就以同样合理的方式寻求进一步的前提。但如果能,且这些原则适合我们经过反省的正义信念,那么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但大概总会有一些不相符合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要有一个选择。我们或者修改对原初情景的解释;或者修改我们现在的判断;因为,即使我们看作确定之点的判断也是可以修正的。通过这样的反复来回:有时改正契约环境的条件;有时又撤销我们的判断使之符合原则,我预期最后我们将达到这样一种对原初情景的描述:它既表达了合理的条件,又适合我们反省了的并已及时修正和调整了的判断。这种情况我把它叫做反思的平衡。”

——《正义论》P20

【案例】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章节测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