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视频


恩格斯在《法德农民问题》中提出,“当我们掌握了国家权力的时候,……我们对于小农的任务,首先是把他们的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但不是使用暴力,而是通过示范和提供社会帮助。”和“如果我们所许的诺言使农民哪怕有一点借口设想我们是要保存小块土地所有制,那就不仅对党而且对小农本身也是最坏不过的帮倒忙。这就简直是把农民解放的道路封闭起来并把党降低到招摇过市的反犹太主义的水平。” 

那么,中国的“分田到户”究竟是“把他们的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还是“使农民设想我们是要保存小块土地所有制”以及“把农民解放的道路封闭起来”呢? 从50年代起南街村一直走集体化道路,经济比较发达,农业机械化程度较高,亩产平均超千斤,村办工业已初具规模。南街村1981年开始“分田到户”,把仅有的两个集体企业承包给所谓的“能人”以后,结果怎么样呢?是“群众受了骗,承包者落了钱,党组织落了赖”。后来村党支部研究决定,将分出去的地集中起来,统一到集体手中,发展集体经济、走集体化道路至今。现在南街村怎么样——瞎子也看到了。

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章节测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