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视频









菲律宾南海仲裁是否合理?

一、滥权越权的非法受理。 《公约》规定,领土主权问题不属于其调整的范围,有关争端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域或所有权、军事和执法活动等,缔约国有权声明不受强制仲裁。上述被一国排除的争端,其他国不得提起,仲裁庭也无权管辖。而菲方提起的每一项诉求,都与主权和海域划界密不可分,且都在中国声明的排除事项之列。

《联合国海洋公约》规定海洋主权仲裁需双方同意;而且中国和澳大利亚等30多国在2006年按规定提交了正式声明(一直公布在联合国海洋与海洋法司的网站),说明凡涉及领土主权和海域划界等重大争端问题,都选择自主谈判、不接受国际强制裁判,此声明属于公约体系 。

二、违背判例的自相矛盾。

良法之魂在于公证,一把尺子量长短;仲裁庭不能选择性仲裁。2010年,毛里求斯就查戈斯群岛与英国的争议,单方面向仲裁庭提起仲裁。仲裁庭最终以多数意见作出裁决——对毛里求斯之诉——认定该案涉及岛屿归属权,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不予受理。

同理,菲律宾在仲裁案中提出的十多项诉求,试图用割裂主权的方式单纯关注《公约》个别条款之规定,无视《公约》关于海洋权利的系统性规定,显然是错误、荒谬、无理、非法的,违背了《公约》的立法初衷和创制本意。

三、充满反讽的仲裁拼凑。

众所周知,法庭之合议庭也好,仲裁庭聘任专家也罢,乃至大陪审团成员筛选,其出任和组成的前提必须保证上述人员都与事主利益无关,否则,必须回避。

而本届仲裁庭为把这场闹剧装饰表演得至少看上去像那么回事,竟然由日本的柳井俊二拼凑庭长及仲裁员。让日本人介入涉及中国南海以及与中菲利益攸关的事项,柳井俊二作为安倍内阁的智囊要员和法律顾问,在中日钓鱼岛领土争端等问题上搬弄是非、出谋划策,早就丧失了立场公正、无涉事主的资格。

四、天意难违公理永存得道多助。

中国南海及相关岛屿,是老祖宗留给华夏子孙的祖产,人有辈分、法分层次。不论从法学理论还是立法常识都得知,在国内法领域,宪法是国内法的最高上位法。在国际法领域,国际法是包括《公约》在内的上位法。因此,国际法认可的历史性权利,就是公理级别的国际法之确凿基础和定鼎根锚。如果不承认上述立法基础或国际公理,那么,当年制定《公约》的前提也就不复存在,包括海洋法公约在内的相关下位法也就不可能制定并被通过。

友情提示:同学您好,此页面仅供预览,在此页面学习不会被统计哦! 请进入学习空间后选择课程学习。
章节测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