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近代中日关系史研究 王晓秋
隔海相望,一衣带水,经历了近代战火的洗礼,日本与中国的关系仍一直微妙变化。本课程从中日关系史研究的视角和方法出发,梳理两国对彼此认识的变化,以及鸦片战争对日本的影响、近代中日文化交流的特点,旨在让学生对这一段特殊的历史有更多了解与认识。
教师团队

王晓秋 教授

单位:北京大学

部门:历史系

中日关系

中日两国是友好邻邦,一衣带水,曾经有着悠久的友好交往历史。在新中国成立前的一段时期内,日本军国主义者对中国发动的侵略战争使中国人民遭受了严重的灾难,日本人民也身受其害。周恩来总理曾用“两千年友好,五十年对立”来形容中日友好交往史中不愉快的经历,并为发展未来双边关系提出了“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原则。

二战后一段时期内,在美国的占领和控制下,日本政府追随美国,对华推行敌视政策。中国政府一方面反对美国把日本拉入美国远东战略体系,另一方面,在中日两国政府之间不能发展正常关系的情况下,采取先发展中日民间关系,以民促官的政策:中国政府在经济、财政都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仍然从人力物力上大力协助日侨回国,帮助32000多名日本侨民分期分批回到日本。其中大部分回国后成为促进中日友好的使者。为了推动中日民间贸易,中国政府采取积极的步骤推动双方经贸关系的发展,在1952年,1954年和1955年,分别签订了三个中日民间贸易协定签订,中日贸易关系的发展有力地推动了中日之间其它关系的发展。

日本在外交上一直以美日联盟为基轴,唯美国马首是瞻。在对华政策上,追求与美国的密切合作。1970年10月,日本首相佐藤荣作访问美国时,尼克松还向他表示,“关于对华政策将来的发展,美国将继续与贵国密切联系和协商。”

然而,一年过后,尼克松就派其特使基辛格秘密访问了北京,并与中国达成尼克松访华的协议。日本只是在公报发表的前几分钟才得到美国的通报,第二年尼克松便实现了对中国的访问。美国的这种举动,被日本惊呼为“越顶外交”,尼克松对中国的访问也被称为“尼克松冲击”。在国际和国内冲击和压力下,1972年6月17日,佐藤内阁被迫辞职。田中角荣出任日本首相,组成日本新内阁,推动中日关系正常化。

                            大国棋局——新中国60年的中日关系

1971年9月25日,田中首相和大平正芳外相访华,就实现中日双边关系正常化进行谈判。经过曲折的谈判,双方达成协议,“日本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国政府充分理解并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关于中日之间的战争状态结束问题,在联合声明的前言中说“战争状态的结束,中日邦交正常化,两国人民这种愿望的实现,将揭开两国关系史上新的一页。”在声明的文本中则表示:“自本声明公布之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之间迄今为止的不正常状态宣告结束,”而没有用战争状态宣告结束。

关于对历史问题的认识问题。田中首相在周恩来总理为他举行的欢迎宴会上致辞时对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表示:“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之意。”对此,周恩来在会谈中严肃地指出:田中首相表示对过去的不幸的过程感到遗憾,并表示深刻的反省,这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但是,“添了很大麻烦”这一句话,引起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感。因为“添了麻烦”就像弄湿了过路女人的裙子,向人家道歉似的。田中解释说,从日本来说,“添麻烦”是诚心诚意的谢罪之意,而且包括着保证以后不重犯、请原谅的意思。但他也表示,如果汉语中有更恰当的词汇,可以按中国的习惯改。最后,在联合声明中写到:“日本方面痛感日本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关于战争赔款问题,在《联合声明》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

《中日联合声明》的发表标志着两国关系的正常化,根据中日联合声明第八条规定,中日双方历经四年之久的曲折谈判,于1978年署条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使中日关系进入新的时期。

八十年代,中日关系经历了平稳的发展,两国总理进行了9次互访,并在两国最高层领导人的互访中,达成指导两国关系的四项原则,即“和平友好、平等互利、相互信赖、长期稳定”。双方领导人还协议建立由老、中、青代表组成的“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为了促进中日友好,1979年,1984年和1988年,日本政府先后三次向中国提供低息日元贷款以帮助中国的现代化建设。

但是,在两国关系良好发展期间,一些不和谐的噪音始终夹杂在中日和平友好的主旋律中间。其中最大的噪音是,日本对侵华历史的认识和态度问题。其中一个是日本政府“审定”通过篡改历史,美化侵略的教科书,导致中国政府和亚洲其它邻国的的抗议;另一个是由于日本内阁首相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而引起的交涉。特别是1985年8月15日,在日本军国主义投降四十周年之际,中曾根以首相的身份带领18名内阁成员首次以公职身份集体“正式参拜”了供奉有十四名二战期间的甲级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这一作法严重地伤害了身受军国主义之害的包括中日两国人民在内的亚洲各国人民的感情,遭到亚洲各国的强烈抗议和谴责。此后一段时间内日本首相未再以公制身份参拜。

1989年,日本政府一度追随西方国家对华制裁,但是由于地理和历史的原因和自身利益的考虑,日本政府是西方国家中第一个取消对华制裁的国家。

冷战结束后,中日关系进入了一个调整时期,主流保持积极发展的势头,取得了积极的成果。如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日本一直是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中日之间其他层次的对话和磋商机制也十分活跃。至2000年底,中日外交当局之间的定期磋商已进行了18次,中日安全磋商进行了7次,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的会议举行了14次。特别是1998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日本进行了访问期间,双方发表了《关于建立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日方在宣言中表示,“遵守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和1995年8月15日内阁总理大臣的谈话,痛感由于过去对中国的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的重大灾难和损害的责任,对此表示深刻的反省。”宣言是继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和1978年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之后发表的中日间的第三个基本文件,标志着中日关系进入又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但是中日之间的不和谐噪音不仅没有消失,而是越来越大。如一些日本政府官员连续出演在历史问题上“失言”,在邻国抗议下“道歉”,然后在日本国内外压力下“辞职”的三部曲;在编撰新教科书问题上不断有淡化或美化侵略的事件。特别是,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2001年上任不久就执意要以首相身份去参拜靖国神社,并且不顾日本国内和东亚各国人民的强烈反对,于2001年8月13日,即“日本投降日”的前两天,参拜了靖国神社,导致中日两国政治关系一度处于停滞状态,高层互访也一度中断,在两国国内造成了恶劣和极其的影响。

值得欣慰的是,2006年10月以来,日本新领导人考虑中国和亚洲各国人民在日本侵略问题上的敏感,从安倍晋三首相开始停止了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消除阻碍两国关系发展的障碍。从2006年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破冰之旅”,到总理温家宝2007年4月的“融冰之旅”,再到2007年12月日本首相福田康夫的“迎春之旅”,直至2008年5月胡锦涛主席的“暖春之旅”,中日关系不断改善,已经回到了正轨。人们有理由期待,中日关系将春暖常在。(张清敏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战后中日关系简要回顾

1945年8月15日,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3日,日本向同盟国签署投降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五十年代 

1951年9月4日,美国在排除我国参加的情况下召开旧金山对日和会,片面通过对日和约,周恩来总理兼外长9月18日发表声明,指出对日和约是“非法的”、“无效的”。9月8日,美日签订安全条约,结成军事同盟。

1952年4月28日,日本政府同台湾当局签订和约。5月5日,周恩来外长发表声明,坚决反对日蒋和约。 

1952年6月1日,我贸促会同日本促进中日贸易三团体签订第一次民间贸易协议。 

1954年10月30日,李德全、廖承志率红十字会代表团访日,这是我民间代表团首次访日。 

1955年4月15日,我渔业协会同日本日中渔业协议会签订民间渔业协定。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公布全国人大关于处理在押日本战犯的决定。6月27日,周总理宣布除45人外,全部释放1017名日本战犯。

1957年6月2日,日本首相岸信介访台,支持蒋介石“收复”大陆。7月25日,周总理会见日本记者驳斥岸信介敌视中国的政策。 

1958年5月2日,长崎发生日本右翼侮辱我国旗事件。中日贸易因此中断。7月7日,我提出中日关系“政治三原则”:日本政府停止反华言行;停止制造“两个中国”;不再阻挠两国关系正常化。 

1959年3月12日,日本社会党书记长浅沼稻次郎在北京发表演讲,指出“美帝国主义是日中两国人民共同的敌人”,翌年10月12日被日本暴徒杀害。 

1959年9月20日,周总理同日本前首相石桥湛三签署会谈公报,确认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会议十项原则,改善两国关系,促进人民友好。10月21日,自民党顾问松村谦三访华,支持周总理和石桥湛三的会谈公报。

六十年代 

1960年8月27日,周总理会见日本贸易界人士,提出我“对日贸易三原则”:政府协定;民间合同;个别照顾。  

1962年11月9日,廖承志和高碕达之助签署发展民间贸易备忘录。 

1964年4月19日,廖、高办事处签署关于互派代表和互设联络事务所的会谈纪要及互换记者的会谈纪要。

七十年代 

1971年10月2日,我提出“中日复交三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蒋和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必须废除。 

1972年9月25日,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29日,中日两国政府发表《中日联合声明》,中日两国实现邦交正常化。 

1978年8月12日,两国签署《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同年10月,邓小平副总理访日,双方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 

1979年12月5日,大平正芳首相访华,承诺向我提供第一批政府贷款。 

八十年代 

1980年5月27日,华国锋总理访日。这是我国总理首次访日。双方商定于同年召开中日政府成员会议。7月8日,华国锋总理赴日出席大平首相葬礼。 

1980年12月3日,首届中日政府成员会议在北京举行。该会议至1987年6月共举行了5次。 

1982年5月31日,赵紫阳总理访日,提出“中日关系三原则”:和平友好;平等互利;长期稳定。 

1982年6月,日本文部省在审定教科书时篡改侵略中国的历史,引发第一次教科书事件。 

1982年9月26日,铃木善幸首相访华,表示日中关系已进入成熟时期,关于教科书问题,日本政府将按照《日中联合声明》的精神负责尽快加以解决。 

1983年11月23日,胡耀邦总书记访日,同中曾根康弘首相确认“中日关系四原则”:和平友好、平等互利、长期稳定、相互信赖,并决定设立中日友好二十一世纪委员会。 

1984年3月23日,中曾根首相访华,决定向我提供第二批政府贷款。 

1984年9月10日,中日友好二十一世纪委员会首次会议在东京召开。该会迄今已召开15次。 

1984年9月,三千名日本青年应胡耀邦总书记和中国全青联邀请访华。 

1985年4月21日,彭真委员长访日。这是我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首次访日。 

1988年8月25日,竹下登首相访华,承诺向我提供第三批政府贷款。 

1989年1月7日,裕仁天皇病逝。2月24日,钱其琛外长以杨尚昆主席特使身份出席裕仁天皇葬礼。 

1989年4月12日,李鹏总理访日。明仁天皇在会见时谈到中日间不幸历史时,第一次以“表示遗憾”这种表达方式向中国道歉。 

1989年7月14日,日本参加西方七国对我制裁:冻结第三批政府贷款,停止高层往来。

九十年代 

1990年7月11日,海部俊树首相在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上宣布将恢复对华政府贷款。 

1990年8月27日,樱内义雄众议院议长访华。 

1990年11月12日,吴学谦副总理以中国政府代表身份出席明仁天皇即位典礼。 

1991年8月10日,海部俊树首相访华。这是“六。四”风波后访华的第一位西方国家现职政府首脑。 

1992年4月6日,江泽民总书记访日,邀请日本明仁天皇和皇后访华。 

1992年5月25日,万里委员长访日。 

1992年10月23日,明仁天皇和皇后访华,这是历史上日本天皇首次访华,填补了中日关系史上的一项空白。 

1993年11月19日,江泽民主席在出席西雅图APEC会议期间会见细川护熙首相。 

1994年2月23日,朱镕基副总理访日。 

1994年3月19日,细川护熙首相访华。两国政府签订环保合作协定。 

1994年4月29日,原文兵卫参议院议长访华。 

1994年8月27日,土井多贺子众议院议长访华,到天津抗日殉难烈士纪念馆凭吊抗战时在日死难的中国劳工。 

1994年9月12日,日本政府不顾我强烈反对和严正交涉,允许台行政院副院长徐立德赴日出席广岛亚运会开幕式,引发中日广岛亚运会风波。 

1994年10月28日,荣毅仁副主席访日。这是我国家副主席首次访日。 

1994年12月22日,中日两国政府就日向我提供第四批政府贷款(前三年部分)达成协议。 

1995年4月10日,乔石委员长访日。 

1995年5月2日,村山富市首相访华,作为战后日现职首相首次参观了卢沟桥和中国人民抗战纪念馆。 

1995年8月15日,村山首相在战后五十周年之际代表日本政府就历史问题发表谈话,明确表示愿正视历史,承认侵略,对此表示深刻反省和道歉。 

1995年8月29日,日本政府抗议我核试验,宣布冻结对我无偿援助。 

1995年11月18日,江泽民主席在出席大阪APEC会议期间会见村山富市首相。 

1996年7月起,日本右翼团体成员连续四次登上钓鱼岛,引发中日钓鱼岛风波。 

1996年7月29日,桥本龙太郎首相参拜靖国神社。 

1996年11月24日,江泽民主席在出席马尼拉APEC会议期间会见桥本龙太郎首相。 

1997年9月4日,桥本龙太郎首相访华,成为战后访问我东北地区的第一位日本现职首相,并参观了“九·一八”纪念馆。 

1997年11月11日,李鹏总理访日,提出发展中日关系五原则“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政;求同存异,妥善处理分歧;加强对话,增进了解;互惠互利,深化经济合作;面向未来,实现世代友好。同日,中日两国政府签署渔业协定。 

1998年4月21日,胡锦涛副主席访日,强调发展中日关系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1998年11月,江泽民主席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中日联合宣言》,宣布两国建立“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 

1999年7月8日,小渊惠三首相正式访华。 

1999年12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对日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二十一世纪

2000年4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部长曾庆红同志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对日本进行友好访问。 

2000年5月10日,唐家璇外长正式访日。 

2000年5月20日,江泽民主席会见5000多名日本各界组成的日中文化观光交流使节团,就发展民间友好发表重要讲话。 

2000年5月29日,日本执政三党干事长访华。 

2000年6月7日 钱其琛副总理作为中国政府特使赴日本出席日本政府为小渊惠三前首相举行的葬礼。 

2000年8月28日,日本外务大臣河野洋平应邀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2000年10月12日,朱镕基总理正式访日。 

2001年4月3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宣布通过右翼炮制的历史教科书,中方提出强烈抗议,要求日本政府纠正错误。

2001年4月20日,日本政府允许李登辉以治病为名赴日。中方提出严正交涉,采取冻结中日高层往来、军舰访日、安全对话等措施。

2001年7月9日,日本执政三党干事长访华。

2001年8月13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

2001年10月8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对华进行工作访问,参观卢沟桥抗战纪念馆,对日本侵华历史表示反省和道歉。

2001年10月21日,江泽民主席会见出席上海APEC会议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2001年11月5日,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文莱10+3会议期间举行会晤,朱镕基总理和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出席。

2001年12月21日,中日双方就解决大葱、香菇、蔺草席三种农产品贸易争端达成共识,日方决定不启动正式保障措施,中方撤消特别关税报复措施。

2001年12月22日,日本海上保安厅巡视船追逐一艘不明国籍船只进入我专属经济区水域,双方发生交火,不明国籍船只沉没。中方对日本在东海海域使用武力表示不满。

2002年4月2日至9日,李鹏委员长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并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共同出席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中国文化年”、“日本文化年”开幕式。

2002年4月12日,朱镕基总理会见出席博鳌论坛首届年会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2002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再次参拜靖国神社。中方提出严正交涉,并推迟日本防卫厅长官中谷元访华及我海军舰艇编队访日。

2002年4月25日至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曾庆红访问日本大分县。

2002年5月8日,以全国政协副主席胡启立为名誉团长的中国5000人旅游交流团访日。

2002年5月8日,5名偷渡来华的朝鲜人冲闯日本驻沈阳总领馆。我武警经日方同意后,进入日总领馆将2名非法闯入者带出。日方诬我武警违反国际法并作出强烈反应。我及时公布事实真相予以批驳。22日,我将5名涉案人员遣送第三国。

2002年6月18日,在日方承认中方对本国专属经济区拥有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并依法履行必要程序后,中方批准日方打捞东海沉船。

2002年6月19日,唐家璇外长在泰国出席ACD外长非正式会议期间与日本外相川口顺子举行会晤。

2002年7月30日,唐家璇外长在文莱出席10+3会议期间会见日本外相川口顺子。

2002年9月8日至10日,日本外相川口顺子访华,江泽民主席、钱其琛副总理分别会见。

2002年9月14日,日方结束东海沉船打捞作业。

2002年9月22日,江泽民主席出席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友好交流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日本83名国会议员和各界人士1万3千余人来华参加大会。

2002年9月22日,朱镕基总理在丹麦出席第四届亚欧首脑会议期间会见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2002年10月27日,江泽民主席在墨西哥出席APEC第十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会见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2002年11月4日,朱镕基总理在金边出席10+3领导人会议期间,主持同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韩国总理金硕洙的中日韩领导人会晤。

2002年12月4日、24日和2003年2月28日,唐家璇外长与日本外相川口顺子通电话,就中日关系等交换意见。

2003年1月4日,日本媒体披露日本政府从所谓“民间所有者”手中租借钓鱼岛,中方向日本政府提出严正交涉。

2003年1月14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再次参拜靖国神社,中方提出严正交涉。 

2003年4月6日至8日,日本外相川口顺子访华,温家宝总理、唐家璇国务委员分别会见。

2003年5月18日至20日,日本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公明党、保守新党干事长访华,胡锦涛主席、黄菊副总理、唐家璇国务委员分别会见。 

2003年5月31日,胡锦涛主席在圣彼得堡出席建城300周年庆典期间会见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2003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2003年8月4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发生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毒剂伤人事件,造成我重大人员伤亡。

2003年8月9日至1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福田康夫访华。 

2003年8月10日至13日,李肇星外长访问日本。 

2003年9月1日至4日,日本防卫厅长官石破茂访华。 

2003年9月4日至10日,吴邦国委员长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2003年10月7日,温家宝总理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出席第七次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期间会见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2003年10月20日,胡锦涛主席在泰国曼谷出席第11次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会见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2004年4月3日至4日,日本外相川口顺子访华。 

2004年9月12日,唐家璇国务委员在会见来华出席“2004中国企业峰会”的日本外相川口顺子。 

2004年9月20日至25日,日本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率团访华。胡锦涛主席、吴邦国委员长、曾庆红副主席分别会见。 

2004年10月9日,李肇星外长在越南河内会见日本外相町村信孝。 

2004年10月21日、24日,温家宝总理分别就日本受台风袭击和新泻县地震向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致慰问电。 

2004年10月25日,中日第一轮东海磋商在北京举行。 

2004年10月28日,中国红十字会通过日本红十字会向日本新泻地震灾区提供10万美元的救灾援款。 

2004年11月18日,李肇星外长在智利圣地亚哥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部长级会议期间会见日本外相町村信孝。 

2004年11月22日,胡锦涛主席在智利圣地亚哥会见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2004年11月30日,温家宝总理在老挝万象出席第八次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期间会见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 

2004年12月22日,日本政府为李登辉赴日活动发放签证。中方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 

2005年4月13日至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路甬祥率全国人大代表团访问日本并出席各国议会联盟“东盟+中日韩三国小组会议”及全国人大和日本众议院合作委员会首次会议。 

2005年4月17日至18日,日本外相町村信孝正式访华。 

2005年4月,胡锦涛主席出席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举行的亚非峰会期间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举行会晤,就发展中日关系提出了包括严格遵守《中日联合声明》等三个政治文件在内的5点主张。>>

同时,日本首相小泉在亚非峰会中日领导人会晤和战后60周年的书面声明中,分别重申对日本过去侵略历史表示深刻反省和诚挚道歉。但另一方面,小泉多次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致使中日两国首脑互访机制中断多年,中日关系陷入僵局。 

2005年5月7日,李肇星外长在日本京都与日本外相町村信孝和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举行中日韩三方委员会第三次会议。 

2005年5月14日,中日第一次战略对话在北京举行。 

2005年5月17日至23日,吴仪副总理赴日本出席爱知世博会中国馆日活动并顺访日本。 

2005年5月21日,唐家璇国务委员会见日本自民党干事长武部勤和公明党干事长冬柴铁三一行。 

2005年5月22日,胡锦涛主席会见日本自民党干事长武部勤和公明党干事长冬柴铁三一行。 

2005年5月27日,李肇星外长在老挝首都万象出席东盟与中日韩外长会议。 

2005年5月30日至31日,中日第二轮东海磋商在北京举行。 

2005年6月23日至24日,中日第二次战略对话在东京举行。 

2005年9月3日,胡锦涛主席出席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时发表重要讲话,其中全面阐述中国政府致力于发展中日关系的政策主张。 

2005年9月30日至10月1日,中日第三轮东海磋商在东京举行。 

2005年10月14日至17日,中日第三次战略对话在北京举行。 

2005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第五次参拜靖国神社,中方提出严正交涉。

2006年2月10日至11日,中日第四次战略对话在东京举行。 

2006年2月21日至22日,“中日执政党交流机制”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 

2006年3月6日至7日,中日第四轮东海磋商在北京举行。 

2006年3月31日,胡锦涛主席会见日本日中友好七团体,就发展中日关系发表重要讲话。 

2006年5月7日至9日,中日第五次战略对话在北京和贵州举行。 

2006年5月18日,中日第五轮东海磋商在东京举行。 

2006年5月23日,李肇星外长在多哈出席亚洲合作对话第五次外长会议期间会见日本外相麻生太郎。   

2006年7月4日,胡锦涛主席会见来访的日本民主党党首小泽一郎。  

2006年7月8日至9日,中日第六轮东海磋商在北京举行。 

2006年7月27日,李肇星外长出席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期间与麻生外相再次举行会晤。 

2006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无视国际社会、亚洲邻国和日本人民的关切和反对,公然参拜靖国神社。中方提出严正交涉。

2006年10月2日,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晋三在国会众议院回答有关历史问题的质询时引用“村山谈话”说,日本的殖民统治和侵略给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和痛苦。

2006年10月8日至9日,安倍晋三就任日本首相后首次访问中国。中日领导人对改善和加强两国关系的重要性达成了新的共识。另外中日双方再次确认了坚持中日之间三个政治文件精神,维护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重要性。安倍访华被称为“破冰之旅”,标志着中日关系打开政治僵局。

2007年4月11日至13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中日双方就努力构筑“基于共同战略利益的互惠关系”达成一致,并发表了联合新闻公报。温家宝总理的“融冰之旅”实现了两国领导人互访,使中日关系有了新的良好开端,增强了人们对中日关系未来的信心。

2007年8月底,国防部长曹刚川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2007年9月,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2007年12月27日至30日,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中日领导人就中日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广泛、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并一致同意推动中日关系发展到新阶段。福田的这次“迎春之旅”,对于推动中日关系的改善和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008年5月6日至10日,胡锦涛主席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中国国家元首时隔10年后再次访日。双方发表了《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和《中日两国政府关于加强交流与合作的联合新闻公报》。

2008年10月10日,根据中日两国政府达成的协议,日本文化中心在北京正式成立。

2009年4月29日至30日,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温家宝总理与麻生太郎首相举行会谈。

中日之间的问题

钓鱼岛问题

钓鱼诸岛位于中国台湾省基隆市东北约92海里的东海海域,是台湾省的附属岛屿,主要由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和北小岛及一些礁石组成。

钓鱼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它和台湾一样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对钓鱼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我国的这一立场有充分的历史和法律依据。

早在明朝初期,钓鱼诸岛就已明确为中国领土,明、清两朝均将钓鱼诸岛划为我国海防管辖范围之内,并非"无主地"。1895年日本趁甲午战争清政府败局已定,在《马关条约》签订前三个月窃取这些岛屿,划归冲绳县管辖。1943年12月中、美、英发表的《开罗宣言》规定,日本将所窃取于中国的包括东北、台湾、澎湖列岛等在内的土地归还中国。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同年8月,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这就意味着日本将台湾、包括其附属的钓鱼诸岛归还中国。但1951年9月8日,日本却同美国签订了片面的《旧金山和约》,将钓鱼诸岛连同日本冲绳交由美国托管。对此,周恩来总理兼外长代表中国政府郑重声明,指出旧金山和约是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的对日单独和约,不仅不是全面的和约,而且完全不是真正的和约。中国政府认为是非法的,无效的,因而是绝对不能承认的。1971年6月17日,日美签订"归还冲绳协定"时,这些岛屿也被划入"归还区域",交给日本。对此,我国外交部于1971年12月30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日两国政府公然把我钓鱼诸岛划入"归还领域",严正指出"这是对中国领土主权明目张胆的侵犯民绝对不能容忍。""美日两国在'归还'冲绳协定中,把我国钓鱼岛等岛屿列入'归还区域',完全是非法的,这丝毫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钓鱼岛等岛屿的领土主权"。其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归还冲绳的施政权,对尖阁列岛(即我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不发生任何影响"。

参考资料


参考书籍









(讲座)难睦的近邻——中日热点问题探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提示框
确定要报名此课程吗?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