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宗教与巫蛊 麻天祥
提供学校: 武汉大学
院系: 哲学学院
专业大类: 哲学
专业: 宗教学
学分: 0.1
课时: 2
宗教不是迷信,迷信更不等于是宗教。表面上有学问,却缺乏哲学思维的人,常常把宗教视为迷信;文化层次低,而且有太多精神失落,或者逼迫性的灌输所造就的群体、个体,常常吧迷信视为宗教。《宗教与巫蛊》这一讲座,界定了宗教与迷信,宗教不一定有人格神的崇拜,不一定有宗教组织,不是迷信,也不是信仰,更不是神通和巫蛊。那么,什么是宗教呢?请请麻天祥老师细细道来。
教师团队

麻天祥 教授

单位:武汉大学

部门:哲学 宗教学系

职位:教授 博士生导师

关于巫术

巫术的起源

   巫术最早是指巫咸人有制盐技术。这种制盐技术,称作“巫术”,其实,就是“巫人制盐之术”。今天的巫师就是由此得名的。

巫的演变

作为技艺的巫术的演变

巫术技艺的规范化和礼仪化

巫术技艺的普泛化和多样化

作为职业的巫师的演变

西周只有一处提到作为职官的巫:巫止于庙门外,祝代之。---《礼仪》,巫、祝、史祝和史的出现,标志着作为纯粹负责操作性工作的巫丧失了在职官系统中的主体地位。

中国八大蛊术

金蚕蛊:利用十二种虫类埋在十字路口,经过几日后,取出奉在香炉中,能使人中毒即为金蚕,造成胸腹纹痛、肿胀,最后七孔流血而死。

泥鳅蛊:将泥鳅浸在放有竹叶和蛊药的水中,即成有毒的泥鳅。让客人食煮过的毒泥鳅,食后,腹部内会觉得有三、五条泥鳅窜动,有时下达肛门、有时上冲喉头。如果不医治,只有死路一条。

蔑片蛊:将竹片施以蛊药后即成。将长约十公分的竹蔑,趁人不注意时放在路上,行人走过,蔑就跳上其脚腿,使人疼痛异常,过些时日,蔑又跳进膝盖,使其脚小如鹤膝,此人活不过四、五年。

石头蛊:将一块石头放在路上,此块石头能够行动、呜啼,使人便秘消瘦,而且又能飞入人的双手双脚,此人不出三、五年,便会一命呜呼。

疳蛊:两粤的人,在端午日取小蛇、蜈蚣、蝉、蚂蚁、蚯蚓、蚰虫、头发等研磨成粉末,置于箱内或房内所刻的五瘟神,长期供奉后就成为毒药,将疳蛊放在酒、肉、饭、菜内给人食用,或者是放在路上,路过者踏着即入身,药粉会粘在肠脏上,使人腹部胀痛难捱,极欲上吐下泻。

肿蛊:僮人俗称放「肿」,中毒后会使人腹部胀、肚鸣、大便秘结,甚至一耳常塞。

中害蛊:中毒后会使人神昏、性躁、頍焦、口腥,而产生视、听幻觉,看见鬼影,听见鬼声,如临大敌,不时想要自尽。

生蛇蛊:中毒情形和阴蛇蛊类似,进入体内能成形为蛇,四处乱咬,造成头痛,夜间更为刻烈。

关于宗教
  • “宗教”是一种外在的客观的教义和机构,“宗教性”则既非外在的事物,也非思辨的超验产物,而是一种内在的灵魂天性。“宗教”指涉一种外形式的客体宗教,是后天之在的建构结果;“宗教性”指涉一种内形式的主体宗教,是先天之在的天然品性。

     什么是宗教?通常都会接受如下的解释:宗教是与其他各种社会生活现象,如政治、经济、哲学、艺术、科学等并列而不同的另一种社会生活现象,是特定的人群共同体关于神圣对象的信仰体系和仪规体系,包括内在的精神观念和情感体验、外在的礼仪行为和组织制度。宗教伦理就是在宗教领域和宗教。

    宗教的个体性并不一定导致现代伦理生活的意义根基走向碎裂;教会不再为社会提供统一的宗教模式,也不必然置现代伦理生活于意义困境。但是,这不意味着现代伦理生活不存在意义困境问题,也不意味着宗教的个体性不再需要宗教共同体的生活。相反,恰恰在这里还有着进一步需要审视的东西。

宗教的定义

宗教有着各种各样的定义,多数定义试图在很多极端的解释和无意义表述中找到平衡。有人认为应用形式和理论去定义它,也有人更强调经验、感性、直觉和伦理的因素。东西方也因历史背景的不同而存在理解差异,宗教是一个翻译词汇,冯友兰指出:“有其自己的意义,不能在中文中看见一个有教字的东西就认为是宗教”。取“以供奉神灵的宗庙为教导方式”意,关键是“作为祭祀场所的“宗”,而非作为中国式人文主义印痕之祭祀目的的“教”。

《宗教百科全书》中,宗教的定义是这样的:总的来说,每个已知的文化中都包含了或多或少的宗教信仰,它们或明了或令人疑惑得试图完美解释这个世界。当某些行为典范在特定的一个文化中得到确立时,它就将在这个文化中打下深深的历史烙印。即便宗教在形式、完整度、可信度等等都应不同文化而不同,但人在社会中还是不可避免要受到宗教影响。

宗教与巫蛊的区别

从人类学的眼光来看,巫术与宗教虽然有一定的联系,但又有着明确的界限和质的区别,决不能将两者混为一谈。巫术的实质是企图找到规律和特定的方法,并利用这些方法来实现一些超自然的能力。1989年版《辞海》对“巫术”的解释是,幻想依靠“超自然力”对客体加强影响或控制的活动。宗教与巫术有明确的界限,巫术是借助人的力量通神,也就是人来使唤神灵;而宗教,在神灵面前,人是没有资格使唤的,只有向神祈求,信神而不是差使神。这是宗教和巫术最大的不同。马克斯·韦伯说,巫师用巫术手段来影响鬼神;而教士则作为祭典的专职人员来荣耀鬼神。英国著名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也指出,巫术活动包含的观念和目标是清楚明确的,有很明确的实用和功利的目的,而宗教仪式并非具体的目的,它表达的是一种感情。巫术一般大肆鼓吹超能力,专注于神功和奇迹等东西,但真正的宗教对奇迹和神通都进行低调处理,理性化程度高的宗教则完全否定了通过什么修炼能获得超能力的可能。基督教就讲,神与人之间有绝对的鸿沟,人的所有努力,都不会对神有半分决定性影响。不存在人与神的交感。巫术强调神功,宗教则强调伦理的力量,强调现世的伦理作为。真正的宗教跟你谈伦理道德,谈最简单的做人道理,而现在流行的巫术则开口闭口就是“量”、“气”、“神功”、“秘笈”。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提示框
提示框
确定要报名此课程吗?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