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法学人生 孙国华等
《法学人生》主要介绍婚姻法学泰斗巫昌祯,法学理论博士学位点建立人孙国华,中国民法学界的泰斗赵中孚等六位新中国法学泰斗的生平、学术道路。我们将会通过本课了解到这些人物对于中国法学做出的杰出贡献。在本门课程中,孙国华教授将对当今年轻人提出自己的殷切希望,教诲年轻人应“从实际出发,有正确的方向,不断前进”。本门课程旨在探索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之多元性,学生透过人文以及相关学科,加强对自我的认识和反省。
教师团队

孙国华 教授

单位:人民大学

部门:法学院

吕世伦 教授

单位:人民大学

部门:法学院

关怀 教授

单位:人民大学

部门:法学院

巫昌祯 教授

单位:中国政法大学

许崇德 教授

单位:人民大学

部门:法学院

赵中孚 教授

单位:人民大学

部门:法学院

许崇德:人生过往

 

许崇德幼年丧父,母亲靠教书将许崇德养大。8岁时,日军占领上海。冬夜,母亲带许崇德逃难,途经淞沪战场。中学时,许崇德在一首诗中回忆此次逃难:“霜浓白骨遗尸冷,月黑腥风带血吹。我念中华多壮士,悲歌慷慨舍身时。”

  1946年,许崇德自浙江嘉兴中学毕业。1947年,许崇德考入复旦大学法律系学习,1951年毕业。在复旦大学期间,张志让教授的比较宪法课引起了许崇德的兴趣。日后许崇德在一篇文章中谈到:“我所以对宪法萌发兴趣,一方面,固然同张先生谆谆善诱、分析深透有关,而另一方面,因我生经战乱,吃尽民穷国弱的苦头,政治腐败,斯时为烈。所以一接触宪法这门学科,初识国家根本制度、根本大法的重要性,就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一种求知欲。”1948年过后,张志让突然离开复旦大学,赴解放区参加新政协会议的筹备及共同纲领的起草,后来张志让还参加了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起草。

  1951年,许崇德自复旦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中国人民大学国家法教研室当研究生,1953年毕业,留校任教。其间,1953年夏,《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颁布后,刚刚毕业并留校任教的许崇德被派往山东泰安,参加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在农村开展的第一次基层普选试点工作队。1954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起草工作中,许崇德担任宪法起草委员会秘书处的工作成员,在资料组从事辅助性工作,主要为宪法起草委员会整理材料,并提供相关资料,整理征求意见、全民讨论送来的讨论材料及意见。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中国人民大学撤销,该校教师被扫地出门。许崇德先在工厂当拌泥工,随后携全家被下放江西劳动。在信江畔的锦江镇,许崇德每天挨家挨户掏茅坑,倒粪便。劳动之余,许崇德写下一首小诗:“汗水何如信水长,书生翻作种田郎。肩挑大粪穿街过,大粪臭污人发香。”


巫昌祯:法学人生


巫昌祯一生中亲历了多部法律的起草修改工作。1955年,她参与了民法典的起草,到1957年起草小组解散,当时共起草了五百多条。参与起草的有法学大家芮沐、佟柔、杨怀英等人,巫昌祯是最年轻的一位。当时外宾来中国,老问中国有没有法律,法律起草成为新中国很紧迫的任务,而民法又是备受关注的。起草工作很艰难,旧中国的民法典被废弃不用,而其他国家的民法典在国内还很难见到。于是多方搜集,看看英、美、法等国家的民法是怎样的,共收集了十几本资料,然后按项目分解组织起草。

资料的缺乏还不是最难克服的,更难克服的是当时的政治观念。当时的指导思想是,民法一定要服从政治,不能出现 “私”字,不能出现“债”字,起草起来顾虑很多。比如总则如何写就是个大问题,而“买卖合同”、“所有制”都是难点。为了不提“私有制”,就把所有制规定为“国家所有制、集体所有制和个人所有制”。规定“农村宅基地、房屋可以个人所有 ”,而“汽车不允许个人所有”。同2007年通过的《物权法》相比较,许多观念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上世纪60年代,最高法院组织民法典的第二次起草工作,由史怀璧、孙雅明、朱世平等人牵头。但当时法律虚无主义盛行,起草工作始终处于讨论阶段,很快就不了了之。
1978年,婚姻法的修改被提上议事日程,因为有起草民法典的经历,政法大学派巫昌祯参加。婚姻法是新中国制定的第一部法律,是新中国的法律头生子,自然备受关注。这边刚刚参加婚姻法修改小组工作,那边民法通则的起草也启动了,也想让她参加。因为与婚姻法有约在先,她便对民法通则说了对不起。这次参与立法的经历,成了她学术道路上的分水岭。此后,她把研究和教学的重心转移深入到了婚姻法。
上世纪90年代初,为迎接在北京召开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全国人大制订了妇女权益保障法的起草规划。巫昌祯任起草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寒暑更迭3个轮回后,这部法律于1992年提前问世。此外,她还参与了未成年人保护法、老年人权益保护法的起草工作。
1997年,婚姻法第二次修改。巫昌祯参加了民政部的专家组,又成为人大法工委立法小组的专家。修改稿第一稿出来后,巫昌祯随全国人大去广东进行执法检查,深圳一家报纸的记者随行采访。调查发现,广东地区婚外性关系比较严重,在记者问到婚姻法如何应对这种情形时,巫教授亮出了自己的观点:“夫妻应互相忠实,有过错就要付出代价,无过错方可以请求赔偿。”记者在报道时,却出现了她“主张处罚第三者”的字句,一时间说她“保守”、“倒退”的声音高涨,但这不是巫昌祯的本意。她并不为一时的舆论倾向所动,仍赞同并坚持把“夫妻相互忠实”、“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损害赔偿制度”等内容写进了修改后的婚姻法。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提示框
确定要报名此课程吗?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