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西厢记》专题讲座 段启明
提供学校: 首都师范大学
专业大类: 中国语言文学
专业: 中国古代文学

《西厢记》是中国古典戏曲乃至整个古典文学创作领域的一部杰作,它深邃的思想内容和精妙的艺术风格使这部作品七百年来一直雄踞“一流”的宝座。作品的艺术风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品的语言艺术,可以这样说,运用什么样的语言,作品就具有什么样的艺术风格。《西厢记》的语言艺术是无与伦比的,它继承了唐诗宋词精美的语言艺术,吸取了这些古典诗词的精华,又吸收了当时(元代)民间生动活泼的口语,经过提炼加工,博取众长,从而形成自身华美秀丽的语言艺术特色。

教师团队

段启明 教授、博导

单位:首都师范大学

部门:历史文学系

职位:教授、博导

《西厢记》简介

《西厢记》全名《崔莺莺待月西厢记》。共5本20折5楔子。作者王实甫,元代著名杂剧作家,大都(今北京)人。他一生写作了14部剧本,《西厢记》大约写于元贞、大德年间是他的代表作。《西厢记》是元代一部杰出的浪漫主义爱情喜剧,也是世界戏剧史上的杰出作品。这个剧一上舞台就惊倒四座,博得男女青年的喜爱,被誉为“西厢记天下夺魁”。

历史上,“愿普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这一美好的愿望,不知成为多少文学作品的主题,《西厢记》便是描绘这一主题的最成功的戏剧。

《西厢记》以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故事的全过程,展示了新思想向封建礼教的冲击。它虽然讲述的是一个爱情故事,但是它的思想性以及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已远远超过了故事本身。在元代,新思想和旧势力之间的矛盾非常尖锐和突出。一些知识分子已经初步认识到了旧思想和旧礼教阻碍着社会的发展,他们渴望进步,渴望发展,要冲破封建统治的桎梏。杂剧《西厢记》的出现既有一定的历史进步根源,又有一定的社会思想根源。封建时代统治者倡言“男不看《水浒》,女不看《西厢》”,足见《西厢记》反抗精神的巨大影响。

 《西厢记》艺术成就卓越,是我国古代爱情戏中影响最广、成就最高的作品之一。作者善于根据人物的性格特征和环境、矛盾的变化,细致地刻画人物,塑造了崔莺莺和张生、红娘、崔夫人等典型人物形象:莺莺由于家庭教育、环境和身份的原因,性格内向深沉,对爱情既一往情深,又表现出欲前又却,得到后又担心失去的曲折心情;张生至诚、忠厚,对爱情也是一往情深,同时又呆气十足,时而表现出软弱无能。红娘是剧中最富有感染力的一个人物。红娘身份卑微,但在崔张的爱情婚姻事件中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她支持崔张爱情,积极地帮助他们对付封建家长的干预。她机敏伶俐,坦率、热心地为张生出谋划策,又仔细揣摩小姐的心理、实施撮合又不露痕迹;对老夫人,她敢于抗争,有勇有谋。全剧二十折戏中,由红娘主演的有七折,还有三个楔子,在“拷红”一场中她的思想性格得到了最充分有力的表现。老夫人竭力维护门阀利益和封建礼教,表现出冷酷无情、背信弃义的特征,是典型的封建家长形象。

《西厢记》曲文的语言秀美典雅,意境深远含蓄。作者善于化用古典诗词的名句,并注意学习生动活泼的民问口语,有些唱段感情缠绵悱恻,如泣如诉,使人一读三叹。

《西厢记》的故事起源

沁园景区的东北角,原是沁水公主的烟粉作坊,前边有一片斑竹林,当地人叫做竹马林。

据说唐朝晚期,大诗人元稹,出生在河内县清化镇的赵后村,赵后村的邻村是崔庄村,崔庄里有一女崔小迎,两人从小一起玩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元稹八岁时父亲逝世,小迎一家更把他当亲人看待。小迎十岁那年,父亲去烟粉作坊做工,举家搬迁。于是便跟随小迎的父亲一起前往。两人经常在斑竹林里逗耍,过家家,拜天地,称公道婆,并在沁园内结识了很多文人过客,如著名的文学家令狐楚,韩愈,白居易,李绛等。受其熏陶,学习诗文,15岁就以明两经擢第。小迎也长得如出水芙蓉,美丽超群,两人私定终生。

元贞十七年春,元稹赴考从政,后深受当时太子少保韦夏卿赏识,权势之下与韦夏卿之女韦丛婚配。从此一生再也未见小迎一面,其妻早逝后,曾多次回家寻找,却杳无音讯。

元稹曾作《莺莺传》,其中张生对崔莺莺始乱终弃,而作者却以借张生之口,反诬莺莺为“尤物”、“妖孽”、“不妖其身,必妖于人”,甚至以“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时人多许张为善补过者”美化张生无耻的行径,故有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所说:“篇末文过饰非,遂堕恶趣。”其文比其人,元稹诸如此类言语,甚为后人诟病。

从《董西厢》到《西厢记》

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以一部五万言的说唱巨制对《莺莺传》进行了彻底的改编,它从根本上改变了原作的情节结构、主题思想。《董西厢》在我国文学史上产生过较大的影响,它是一部优秀的现实主义文学作品,同时又不乏浪漫主义的创作,他不仅艺术上取得了较高的成就而且思想上对封建礼教、封建家族制度进行了一定的批判,从而确定了西厢故事的基本形态。王实甫以其为蓝本,在其基础上创造了元杂剧《西厢记》。

《西厢记》在中国戏曲史上更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最为巨大的影响。元末明初贾仲明在《凌仙波》吊词:“新杂剧,旧传奇,《西厢记》天下夺魁。”明代王骥德在其《新校注古本西厢记序》说:“王实甫《西厢记》,今前无作者,后掩来哲,遂擅千古绝调。”等等皆是肯定《西厢记》的价值所在。不仅我们中国人对其评价高,而且外国文人评价《西厢记》在世界文学艺术史上的地位也是不容忽视的,例如俄国柯尔施主编,瓦西里耶夫著的《这个文学史纲要》:“单就剧情的发展来和我们最优秀的歌剧比较,即使在全欧洲恐怕也找不到多少像这样完美的剧本。”日本河竹登志夫《戏剧概论》将王实甫《西厢记》和古希腊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印度迦犁陀娑《沙恭达罗》并列为世界古典三大名剧。

《西厢记》的作者

王实甫,名德信,元朝杂剧作家,大都(今北京市)人。著有杂剧十四种,现存《西厢记》、《丽春堂》、《破窑记》三种。《破窑记》写刘月娥和吕蒙正悲欢离合的故事,有人怀疑不是王实甫的手笔。另有《贩茶船》、《芙蓉亭》二种,各传有曲文一折。

    天一阁本《录鬼簿》称他名德信。河北定兴人。诸本《录鬼簿》都列入“前辈已死名公才人”,可能由金入元。据元周德清《中原音韵·序》,可知王实甫于泰定元年(1324年)前已去世。明贾仲明增补《录鬼簿》,有《凌波仙》词吊王实甫:“风月营密匝匝列旌旗,莺花寨明颩排剑戟,翠红乡雄赳赳施谋智。作词章风韵美,士林中等辈伏低。新杂剧,旧传奇,《西厢记》天下夺魁。”“风月营”、“莺花寨”、“翠红乡”,都代指元代官妓聚居的教坊、行院或上演杂剧的勾栏。显然,王实甫是熟悉这些官妓生活的,因此擅长于写“儿女风情”一类的戏。明陈所闻《北宫词纪》收《商调集贤宾·退隐》套曲,署为王实甫作,其中有“百年期六分甘到手,数支干周遍又从头”,可知其六十岁时已退隐不仕。但曲中又有“红尘黄阁昔年羞”、“高抄起经纶大手”,则其又曾在京城任高官,似与杂剧作家王实甫并非一人。

《北宫词纪》所收署名王实甫的散曲《商调·集贤宾》、《退隐》中写道:“想着那红尘黄阁昔年羞,到如今白发青衫此地游”,“人事远,老怀幽,志难酬,知机的王粲;梦无凭,见景的庄周”,“怕狼虎恶图谋,遇事休开口,逢人只点头,见香饵莫吞钩,高抄起经纶大手”,可知王实甫早年曾经为官,宦途不无坎坷,晚年退隐。曲中又有“且喜的身登中寿”,“百年期六分甘到手”,可以推断他至少活到60岁。这首散曲又见于《雍熙乐府》,未署名。因此,学术界对它的作者是谁有不同看法。

《西厢记》的经典语句

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

雪浪拍长空,天际秋云卷。

东风摇曳垂杨线,游丝牵惹桃花片,珠帘掩映芙蓉面。

娇羞花解语,温柔玉有香。

投至得云路鹏程九万里,先受了雪窗萤火二十年。

饿眼望将穿,谗口诞空咽,空着我透骨相思病染,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

(空撇下)碧澄澄苍苔露冷,明皎皎花筛月影。

[拙鲁速] (对着盏)碧荧荧短檠灯,(倚着扇)冷清清、旧帷屏。灯儿(又)不明,梦儿(又)不成;(窗外淅零零的)风(儿)透疏棂,(忒楞楞的)纸条儿鸣;枕头(儿上)孤另,被窝(儿里)寂静。(你便是)铁石人(铁石人)也动情。

[幺篇] 怨不能,恨不成,坐不安,睡不宁。(有一日)柳遮花映,雾障云屏,夜阑人静,海誓山盟,(恁时节)风流嘉庆,锦片(也似)前程,美满恩情,(咱两个)画堂春自生。

有心争似无心好,多情却被无情恼。

好句有情怜夜月,落花无语怨东风。

[仙吕·八声甘州] 恹恹瘦损,早是伤神,那值残春。罗衣宽褪,能消几度黄昏?风袅篆烟不卷帘,雨打梨花深闭门。无语凭阑干,目断行云。

[混江龙] 落红成阵,风飘万点正愁人。池塘梦晓,阑槛辞春。蝶粉轻沾飞絮雪,燕泥香惹落花尘。系春心情短柳丝长,隔花阴人远天涯近。(香消了)六朝金粉,(清减了)三楚精神。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提示框
确定要报名此课程吗?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