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做一个有道德的物种 田松
提供学校: 北京师范大学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但是地球上不只有人类。

      这话的前半句是说,地球有限,资源有限,承载垃圾的能力也有限。后半句是我加上去的,意思也很明显,这个有限的地球并不是仅属于人的,而是属于所有生灵的。如果只考虑前半句,人和自然的关系就是人和资源的关系,只涉及到规划、利用、分配,这是一个工程师的问题。这种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依然是人的持续、人的发展;动物、植物乃至自然中的一切,都是人类得以持续且发展的资源。考虑了后半句,其它的生灵就成了权利主体,与人有同等的价值。人类的持续和发展就不再具有绝对的正当性。于是人要考虑的首先不是怎样利用资源的工程问题,而是怎样与自然相处的伦理问题。

教师团队

田松 副教授、硕导

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职位:副教授

做一个有道德的物种——阐释

一个有道德的人,在夜半归来的时候,要放低声音,因为考虑到他人已经睡觉;一个有道德的人,在狭路慢骑的时候,要靠在一边,因为考虑到他人可能超车;一个有道德的人,即使在无人看管的大田里拿了个西瓜,也会留下半块大洋,而不会心安理得地一走了之。伦理也许是力量博奕的结果,但是一个有道德的人,应该有发自内心的做一个好人的自觉。如果你要等着熟睡的人和超车的人跑到眼前来主张他们的权利,并且只有在人家齿利拳硬的时候才肯放低声音,靠在一边,那你就不是一个有道德的人。道德常常在向弱者的妥协中更能显现,比如金庸小说中的风波恶,当他面对一位不会武功的农夫,便不肯以武功相欺——于是得到了大侠萧峰的道德认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踢寡妇门挖绝户坟,才被传统农民视为最缺德的行为,只有最没道德的人才做得出来。  一个有道德的人,他有道德的前提是承认对方的权利,而与对方是否主张,是否有能力主张无关。一个有道德的男人,他有道德的前提是承认女人具有和他同等的权利,所以他必须让出从前被认为天然拥有的一部分利益,还给女人,改变与女人相处的方式;一个有道德的白人,他有道德的前提是承认黑人具有与他同等的权利,他就必须让出从前被认为天然拥有一部分利益,还给黑人,改变与黑人相处的方式。如果人类要做一个有道德的物种,前提也是,承认其他物种具有与我们同等的权利,把很久以来我们认为自己天经地义就该拥有的一部分利益,交还出去,并改变我们与自然相处的方式。这种承认必须不是出于外力的压迫,而是出于人类的道德自觉,才能使我们成为有道德的物种。正如解放黑奴,并非是由于黑人的力量强大到了白人不得不妥协的程度,而是出于一部分白人的道德自觉。
  作为一个有道德的物种,人类必须考虑,他的行为是否影响到了其他物种的生活。当我们把一座山头剔光的时候,当我们把一条大河拦腰斩断的时候,我们是否会考虑到这会打扰其他生物的正常生活,甚至使它们失去栖身之所,整体灭绝;我们是否考虑到森林也有繁衍生息的权利,河流也有自由流淌的权利?

  进化论之后,人类已经变成了自然演化序列中的一个环节,变成了灵长类的一员,不再天然地拥有支配其他物种的权利。人类优越于其他物种的只是控制物质世界的能力,但是能力不能保证权利。如果人类凭借能力来宣称权利,那无疑是说,强国可以对弱国为所欲为。这时,强者越强,离道德越远。
  如今,人类对自然的掠夺,早已不是出于生存的必须,而是出于贪婪。毫无疑问,在所谓的自然竞争中,人类这个物种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没有任何物种有力量与之相抗衡!我可以相信,在与自然的对抗中,人类会战胜洪水、干旱、地震之类的所谓自然的惩罚,会获得绝对性的胜利。然而这种胜利,是没有胜利者的胜利,是癌细胞的胜利!
  在这个强者通吃的社会中,如果强者不愿意承认弱者的权利,不愿意让出本不属于自己的一部分利益,那么,弱者就只有如鲁迅所说: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既然是弱者,沉默是灭亡,爆发也是灭亡。
  然而,在一个癌症患者失去了生命之后,夺去它生命的癌细胞还能够持续并发展多久呢?
  所以,承认其他物种的权利,做一个有道德的物种,不仅仅是人类这个物种道德自觉,也是人类的生存智慧。
  这种智慧,不是(后)现代的,而是传统的。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提示框
提示框
确定要报名此课程吗?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