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普通话语音与发声 张继娅
提供学校: 浙江传媒学院
院系: 播音与主持艺术学院
专业大类: 中国语言文学
专业: 汉语言文字学

普通话是以中国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为了加强政治、经济、文化的统一,为了顺利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决定把汉民族的共同语加以规范,大力推广。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可以让不同地方的人更加容易的沟通,也体现出自己的素质和内涵,因此讲好普通话是非常重要的。

教师团队

张继娅 副教授

单位:浙江传媒学院

部门:播音与主持艺术学院

职位:副教授

普通话—简介

普通话(Mandarin/Chinese/Putonghua)即现代标准汉语,又称呼而异。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是通行于中国大陆、香港、及海外华人华侨间的共通语言。1953年,国家曾先后两次来到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金沟屯镇金沟屯村进行普通话标准音采集,承德滦平成为了普通话标准音采集地。

普通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语言,是新加坡四种官方语言之一,也是联合国六种官方工作语言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9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确立了普通话“国家通用语言”的法定地位。

简介

普通话是在现代确定的语言。它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在现代确定的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汉民族共同语.1955年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上确定普通话的定义为“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中国各地区间的共同语。这个定义实质上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提出了普通话的标准。称呼与定义因地而异。中国大陆称为“普通话”,在台湾地区称为“国语”,而相对于非汉语的语言又常被称为“中文”或“华语”。

“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指的是以北京话的语音系统为标准,以北京语音为标准,罗马字母辨认拼切。但并不是把北京话一切读法全部照搬,普通话并不等于北京话,更不是最早的北京地方话。

“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指的是就词汇标准来看,以广大北方话地区普遍通行的说法为准,同时也要从其他方言吸取所需要的词语。普通话和北方方言很相近,内部一致性较强,北方话又称官话,具体可分为北京官话,东北官话、江淮官话,西南官话等等,是中国各方言中分布地域最广,使用人口最多的。

“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这个标准包括四个方面意思:“典范”就是排除不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作为语法规范;它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白话文”就是排除文言文;“现代白话文”就是五四时期以来的部分北方话白话书面著作,排除五四以前的早期白话文;“著作”就是指北方话的书面形式,它建立在北方话口语基础上,但又不等于一般的口语,而是经过加工、提炼的语言。普通话的语法以鲁迅、茅盾、冰心、叶圣陶等人的著名白话作品为规范,并且还必须是这些现代白话文中的“一般的用例”。

地位

普通话是针对规范化来说的。普通话同时又是中国法定的全国通用语言。它在全国范围内使用,包括民族自治地区和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9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确立了普通话和规范汉字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法定地位。

普通话—轻声

轻声是指在普通话的词和句子中,有些音节因受前后音节的影响而失去了原有的声调,从而变成了一种软而轻的调子。例如:爸爸(bà·ba)、点心(diǎn·xin)等,这类词中第二个音节的声调在实际读音中变得轻软模糊,便属于轻声。

轻声在普通话中具有区分词性和区别词义的作用,如:兄弟(xiōng·di),指弟弟;兄弟(xiōng dì),指“指哥俩”。利害(lì·hai),指“厉害”、“程度很深”,是形容词或副词,如“疼得很厉害”;利害(lìhài),指益处或害处,是名词,如“你应该明白这件事的利害所在”。

轻声是由于音节读音弱化,在音高、音长等方面产生的一种音变现象,可视为特殊的变调,不是一个独立的调类。但是,轻声音节除了调值明显改变、音长变短而外,音强亦有所减弱,往往还引起了音色的某些改变,如韵母的发音变得比较含混,主要元音的舌位向舌面、央、中方向移动,不送气的清塞音、清塞擦音声母浊化等。如“哥哥”(gē·ge)一词中,第二个音节念作轻声,其声母由清塞音变成了相对应的浊塞音,韵母由舌面、后、半高、不圆唇元音变成了舌面、央、中、中圆唇元音。

轻声的读法,一般来说是在阴平、阳平、去声后面读的调子比前一个音节要低,其调值可大致描述为短促的低降调;上声后面的轻声比前面的音节要高一些,其调值大致可描述为短促的半高平调。需注意的问题是,不能为了发轻声而发生“吃字”、“吞字”现象。如:

非上声+轻声

胳膊 残疾 葫芦 八哥 相声 疟疾 先生 地下

上声+轻声

打扮 买卖 喇叭 枕头 哑巴 姐姐 舌头

1.大部分念轻声的音节与其语法意义及词汇相关,比如语气词“啊、吧、呢、吗”等,名词、代词后缀“子、儿、头、的、们”等,方位词“上、下、里、头、边、面”等,动词后面表示趋向的词“来、去”等,助词“的、地、得、着、了、过”等。

2.部分词语中读轻声的音节具有分辨词义、词性的作用。该音节若读原调,则词义有所改变。如:

兄弟xiōng·di/xiōngdì 买卖mǎi·mai/mǎimài

地道dì·dao/dìdào    冷战lěng·zhan/lěngzhàn

老子lǎo·zi/lǎozǐ    利害lì·hai/lìhài

3.有些词语中的轻声音节是约定俗成的。如:

(1)阴平+轻声

槟榔 差事 搀和 风筝 玻璃 巴掌 巴结 家伙 哆嗦

嘀咕 衣服 芝麻 周到 思量 书记 舒服 休息 张罗

(2)阳平+轻声

节气 匀称 妯娌 年月 盘算 枇杷 篱笆 活泼 玄乎

狐狸 学生 挪动 拾掇 年成 麻烦 神仙 蛤蟆 石榴

(3)上声+轻声

扭捏 脑袋 口袋 老爷 老婆 摆布 嘴巴 指头 瓜子

小姐 已经 指甲 主意 委屈 喇叭 讲究 打发 打听

(4)去声+轻声

自在 忘性 吓唬 相公 力气 漂亮 算盘 队伍 地方

豆腐 风数 痛快 念叨 笑话 热乎 丈夫 志气 钥匙

普通话—儿化

普通话中有许多词汇的字音韵母因卷舌动作而发生音变现象,这种现象就叫做儿化。儿化了的韵母就叫“儿化韵”,其标志是在韵母后面加上r。儿化后的字音仍是一个音节,但带儿化韵的音了一般由两个汉字来书写,如芋儿(yùr)、老头儿(lǎotóur)等。

儿化是否使韵母产生了音变,取决于韵母的最末一个音素发音动作是否与卷舌动作发生冲突(即前一个动作是否妨碍了后一个动作的发生),若两者发生冲突,妨碍了卷舌动作,儿化时韵母发音就必须有所改变。

普通话中除er韵、ê韵外,其它韵母均可儿化。有些不同的韵母经过儿化之后,发音变得相同了,故归纳起来普通话39个韵母中只有26个儿化韵。

在普通话中,儿化具有区别词义、区分词性的功能,如“顶”作动词,“顶儿”作名词;“一点”是名词指时间,“一点儿”作量词,是“少量、少许”的意思。在具有区别词义和辨别词性作用的语境中,该儿化处理的地方一定要儿化,否则就会产生歧义。但在广播语言中尤其是政治类、科学类、学术类的节目中,对语言的严谨程度要求较高,要尽量少用儿化;在书面语言或比较正式的语言环境中也不宜多用儿化。

还有一类儿化是表示喜爱、亲切的感情色彩。如:脸蛋儿、花儿、小孩儿、电影儿。

表示少、小、轻等状态和性质,也常常用到儿化。如:米粒儿、门缝儿、蛋黄儿。

在实际的儿化韵认读中,儿化音与其前面的音节是连在一起发音的,不宜分解开来读(即不可把后面的“儿”字单独、清晰地读出)。但在诗歌散文 等抒情类文体中,有时为了押韵的需要,可单独发儿化韵的音,如“树叶儿,月牙儿”。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提示框
确定要报名此课程吗?
确定取消